是谁杀死了INK

🌸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吉榎随笔1


“七天了,吉本先生。”

在这句平铺直叙的话说出口之后,空气仿佛冻结了几秒,吉本荒野在短暂的愣怔后露出了然的笑容,没事人似的拎起大挎包就准备走人。

“真遗憾啊——还想多跟阿径相处几天来着。”

“我觉得我们挺合拍的不是吗?”

一片死寂,榎本径花费了全部的克制力才压下了抵达喉咙口的“嗯”,他看着吉本上翘的发尾随着脑袋的摆动晃来晃去,过大的卡其色风衣遮住了线条流畅结实的腰身,但他知道那个人全身上下都很完美。

不止是帅气的脸蛋,手臂和腰腹的肌肉都很结实,腿也是,虽然很细但跑起来非常快,经常锻炼和生死一线的经历让他比看起来有爆发力得多。

沉默寡言的锁匠在电光火石间想了很多,他本来就是思考比说话多的人,他想到了他和吉本荒野的初次见面,没什么特别的,他们在GAY吧里简单的闲聊,然后一夜情,最后约定做七天恋人。


“我真的觉得我们很合适,你看,你不喜欢说话我喜欢,你会做饭我爱吃,你喜欢破密室杀人案我却怕鬼,我们怎么看都是天生一对吧?”

吉本荒野已经走到了门口,手也放在了门把手上,他没有停止唠唠叨叨,也没有回头。

他在等,他笃定对方会叫住他,留下他,和他更加深入的发展交流。他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他甚至能猜到那个腼腆的小家伙是怎样装作无所谓的、耳根通红的、细若蚊蝇地说,请等一下,请留下来陪我。

吉本已经盘算好了等下要怎样自然而不做作地假装困扰,露出一副拿你没办法的神情,转回去将害羞的小圆脸搂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他准备好了。


“七天了,吉本先生。”

还是那副表情,还是那副语气。平稳的、不动如山的、没有丝毫留恋的。

“七天了。”

榎本径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似乎除了这句就不会再说别的一样,如果仔细听就会发现,他的声线隐约出现了一丝不太明显的颤抖,像老旧录音机播放中途一段不甚和谐的杂音。


“别这么说嘛,我们这几天晚上都是一夜七次,没了我你想再找这么器大活好的男……”

吉本荒野突然感到呼吸困难,他原本觉得这是一个傲娇的垂死挣扎,还挺可爱的,他可以再加把劲,他的小锁匠就会如他所愿乖乖开口要他留下来。

可他看见自己的手变透明了。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刚刚还口无遮拦吊儿郎当的家庭教师猛地转过了头,入目的是无声无息泪流满面的锁匠。

 
“吉本先生……”

他只能看见对方总是涂满唇膏的嘴巴张张合合,却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请你……”

视野突然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这下他连唇语都读不到了。

“留下来。”


七天到了,什么都没有了。



-



*是的,这是一则鬼故事。

*改编过的头七梗,吉本荒野死了,他在消散以前的记忆是他们刚认识一周时发生过的。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