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失踪人口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一点点碎碎念



转眼又到了交换年贺的时候了,时间过得真快,大概也是去年这个时候吧,我和很多太太说好了交换年贺,最终一个也没有送出去。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爸爸的病治好了,只是身体比以前虚,手脚也没那么有力气,但大体上是治好了的。


结果突然飞来了很多奇怪的昆虫,咬了他好几口,老师冲进来,问我你不会处理吗?我说我不知道,我可能是吓呆了,然后眼睁睁看着他第二次被气管切开。


第一次是在今年的三月,治疗两个多月之后,他倒下是在一月,我准备寄出明信片的头两天,也许吧,我记不清了,我很想这样骗自己,然而事实是我清楚的记得他何时倒下、何时加重、何时呼之不应、最后怎样离开我。


这就是学医的坏处了。


我知道他会经历什么,颅内50ml甚至更多的出血量,就算手术成功,各种基础疾病也会慢慢累积叠加,最后不得不因为肺部感染、肾衰竭转入ICU,植入中心静脉导管、做血液透析。


我猜一定很冷,也很疼。


人类真的是很脆弱的存在。


我记得二月的时候,他意识还未清醒,躺在医院里,全身都在水肿,感染很严重,整日吸痰,医生说,极有可能人财两空。于是我挑了个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机,问他,你想死吗?


他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大概是因为活下去是人的本能。


后来转去ICU,他看起来清醒了很多,我又找了个探视的机会偷偷问他,我说,爸,你想活吗?


他摇了摇头,睁着眼睛看着我,说不出话,但我想我明白他的意思。


活下去的代价太大了。


可惜我没机会为此苦恼了,四月的时候,颅内二次出血,医生说做手术都没什么用了,我知道的,家里人等着我最后点头,同意不抢救,放他离开。


每一个细节都记得太清楚,最后一眼他还醒着的时候,我说:爸,我走了,你该做什么?


他撅嘴,我隔空跟他亲了一下。


我每次离开ICU之前都会这样做,他记得了。


最后一面是这样的话,也不算太遗憾了吧,我原本是这样想的。


……


那三个月过得太艰难,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做什么,不想告诉任何人这件事,也不想做一个不守信用的人,更不想随便编一个理由搪塞,于是一直沉默,无法释怀,坐立难安,觉得愧疚,明信片积压在收纳箱里,买好的信封也没有拆开。


但如今都过去了,过不去也要过。


所以今年(明年?),想认认真真感谢大家!


之前给我寄过年贺的gn,如果不嫌麻烦的话可以再给我一次地址!换了手机之后备忘录存档都不见了。


然后今年想交换的gn也可以私信我,不过明信片的图还是去年那套,有可能会随机塞一些手写小段子、纸啊、鬼画符什么的(大概…)


虽然我已经变成半失踪人口了,但是有的话不说出来就是很难受嘛,真的超级感谢你们的陪伴🌸


…………………我的印象笔记链接是不是都挂了?

我本来想说我头铁,把链接都塞回去,结果发现以前惯用的手机发表超链接的方式不行了,再跑去大象一看,有的笔记无法打开,有的笔记无法共享。。。

被查了(´;ω;`)呜呜

开始陆续撤销链接,以免之后打扰大家,采取了修改文章手动撤销的方式(;′⌒`)

 

「呜哇,好冷——」

 

吉本搓了搓胳膊,卡其色的风衣外套在寒风下显得单薄过了头,嘴上喋喋不休抱怨着突然降温的天气。

 

「吉本老师,不要怪叫,会吵到其他行人的。」

 

鸣海下意识张望四周,过往的上班族都埋着脑袋行色匆匆,大约是急着回家吃上一口热气腾腾的饭菜,只有他旁边这位迈着奇异的步姿走得不紧不慢。

 

「真的好冷嘛,再这样下去我都要被冻成冰雕化身街头装饰的一份子了。」

 

「哪有这么夸张……」

 

吉本说着拉了拉挎包肩带,很应景地搓搓鼻子打了个喷嚏,让本来想反驳他的校长偃旗息鼓,认命地去拉他袖子。

 

「那、那你把手揣进我兜里吧。」

 

「いいねえ——」

 

裹成企鹅的校长荷包里很暖和,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也温暖干燥,攥紧了吉本故意放在外面受凉的手,冻得倒抽口气也没有放开,烫得吉本心口也微微发热,嘴上却死性不改,大大咧咧说着xing骚扰一般的话。

 

「手很冷可以揣进校长兜里的话,那小吉本很冷是不是也应该去它该待的地方?」

 

「吉本荒、……现在还在大街上你要做什么!!?」

 

「……嘘,别动。」

 

冬天太冷,只有你是暖的。

 

「让我抱一下。」

 

 

-

 
 

打破温馨的小彩蛋:

 
鸣海(脸有点热):……嗯、嗯。
 
吉本(笑意加深):剩下的我们回家再“抱”。
 
鸣海(嗯到一半发现哪里不对):……嗯???

 
 

-

 
 

降温了,大家要注意保暖,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温暖的校长可以使用www(诶

 

OS

 
*混更,超短,在备忘录里放了很久,突然翻到就发出来了(´˘`*)
 
*智君第一视角。
 
 
 
翔君大腿内侧的皮肤很敏感。
 
 

【Y2/吉栉】燃烧青焰的鱼(番外)

 
 
 
一切都还来得及。
 
吉本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过,他的体力不算差,在普通人里也是佼佼者,却跑得气喘吁吁,跑得满头大汗。
 
 
森严的监狱和富有年代气息的学校被他远远甩在身后,运动鞋踏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吉本却觉得他踩在轻飘飘的云上,他不敢去想如果没有赶上会怎么样。
 
 
正值盛夏,眼前的景物被热浪扭曲,耳边全是汽车的鸣笛声,比蝉鸣令人烦躁无数倍。
 
吉本大概能猜到栉森是怎样想的。
 
他教了他这么久,还是没能扭转他的想法,栉森秀一童年的阴影实在过于深重,他还没来得及潜移默化地影响更多,事情已经如同脱缰野马一发不可收拾。
 
 
 
“那个少年已经来自首了。”
 
和蔼精明的警察并没有抓到真凶的喜悦,人至中年,圆润可亲的脸上满是疲惫和可惜。
 
“你会被以妨碍公务罪起诉,吉本先生。”
 
 
碎片一样的画面穿插进视野。
 
 
紧接着吉本荒野看见栉森秀一飘荡在海里,仿佛一株水草,又或者一尾鱼,笔直地往下沉。那个总是充满忧郁的少年没有睡着,没有闭眼,琥珀色的瞳孔折射着海面的光线,手臂不自然地动了动,然后在上抬前停滞了,就这样一动不动往下沉,然后被底下大片青色的火焰吞噬,燃烧殆尽。
 
吉本不确定他是用什么身份、什么视角在看。
 
他只知道他什么都没有做,像被禁锢在透明的气泡里,眼睁睁看着栉森秀一消失在视野中。
 
就像他眼睁睁看着真田宗多死在他面前,死在无人知晓的树林里,死在那张破烂的竹席上,死在他拼命赶去的途中。
 
 
“纪子家里有一只会说梦话的狗。”

“她说,它每天晚上都会说,我是人,不是狗。”

“我是人,不是狗。”

栉森秀一在他耳边说。

“我是人,不是狗。”
 
 
 

赶上了。
 
公路赛车在马路上飞驰,白色的少年伏在上面,把踏板蹬得飞快,然后蓦地倾斜了把手,向着对面驶来的大货车撞去。
 
青色的火焰在眼前轰地腾升,炸开一团晃眼的亮白,吉本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来不及思考,身体先一步做出反应,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用力握住了把手,利用惯性把那辆单车朝一旁甩了出去。
 
嘭——
 
有什么东西飞了出来,从那个笨重的大挎包里。
 
染血的玩偶在地上滚了几圈,沾满了尘土,看不清原来的颜色。
 

栉森连人带车摔了个四脚朝天,两只轮子不停地空转,发出的滋滋声很是骇人。
 
世界静默了几秒,接着时间重新开始行走。
 
反应过来的人群一拥而上将他淹没,黑压压地像无数蚂蚁,喧闹、嘈杂,炸开了锅。
 
栉森秀一艰难地爬了起来,他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只是呆呆地透过汹涌的人潮,看着那抹伏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卡其色。
 
 
 
青色的火焰熄灭了。
 
皲裂的深棕色泥土上流淌着干涸的血液。
 
   
 
 
 
吉本猛地睁开眼,发现全身都在痛,他从储物柜上摔了下来,做作又真诚地发出几声呻吟。
 
是真的很痛,像被大货车撞到散架,和梦里交相辉映的痛。
 
“老师,你没事吧?”

头发服帖乖顺的少年扒着门框探头探脑,表情是小孩子藏不住的幸灾乐祸,只有眼里透着点不明显的关心。
 
是沼田茂之,他的新学生。
 
一个受尽欺负的可怜虫,和那孩子是截然相反的类型。
 
 
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他了,吉本眯着眼睛笑容诡谲,后续处理其实没有想象中麻烦,单独的一对一教学他也很擅长,不过三个月他就把脱胎换骨的石冈放了回去,并从未中断过监控。
 
一切都按计划顺利进行,没有脱轨的地方。
 
没有。
 
 
吉本高兴时笑,不高兴也笑,沼田茂之从来分不清吉本在笑什么,只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搓了搓胳膊丢下一句「既然你没事那我就继续写作业了」就打算离开,被吉本一把拽住胳膊,揉着腰哼哼怪叫,非要一个小孩子把他扶起来。
 
沼田茂之拗不过吉本,艰难地把成年家教拽起来,累得满头大汗。
 
吉本一只胳膊搂着茂之脖子,小小的孩子力气不够,站立不稳,还是咬着牙鼓着脸颊把他往外抬,吉本又笑了,眼睛看着门外,敞开的沼田家幼子房间里窗明几净,窗户外的「教育工具」已经被撤了下来,丝毫不见之前的阴暗。
 

“对了,”吉本突兀开口,引来茂之的侧目,“那天我不是跟你说,我杀过人吗。”
 
“诶、嗯?”茂之不知道吉本想说什么,本能地警惕,身子僵硬绷紧,生怕吉本又要语出惊人。
 
吉本感觉到了却没在意,笑得越来越夸张,笑出了眼泪,笑到低着头颅,几乎就要重新栽倒下去。
 
“我突然想起来。”

他说,眼底的泪闪着光。

“老师我啊,曾经也是救过人的。”
 
 
 
他不会再去那个城市了。
 
吉本想,他已经做完了「吉本荒野」该做的事。
 
 
 
 
- 全文完 -
 

鸣海有个爱人,叫田子雄大,感情特别好,琴瑟和鸣,人人羡慕好伴侣,这时他出了意外,失忆了,藤堂步救了他,在相处过程中俩人互相爱慕,小日子过的很美满,但是突然有一天,吉本荒野找到了他,吉本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放弃过鸣海,鸣海也恢复了记忆,回想起了当初种种美好。

问题来了,这两位真爱鸣海怎么选?

【翔水仙】拨云见日(R)

 
*没想到吧,激情爆肝!

*吉藤鸣3P,是这篇身陷囹圄的后续,标题瞎起的,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写后续233

*不知道该预警什么了,总之就是十分yin乱,相信我的车什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了(…
 
 
 
链接已撤销
 
 
 
最近陆陆续续有朋友说很喜欢我的翔水仙,真的太高兴了,承蒙厚爱,啵啵你们(ฅ∀<`๑)!
 
最后悄咪咪求评论,圈地自萌太凄凉了(哭
 
 

老福特卡死我了……
大家好,我是半失踪人口INK,想了想还是说一下好了,我没有放弃翔受,只是最近有了一个吃Y2的对象,就变得很磁
⁄(⁄ ⁄•⁄ω⁄•⁄ ⁄)⁄
预计之后也会很磁,不过我还是很喜欢xgg的屁股,文档里还有未写完的翔受文,找时间写完之后也会发的!
杂食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非常不好意思(鞠躬

【Y2】欲望之都(R)

 
*ABO设定,不甜,上流社会Alpha樱井 × 底层贫民窟Omega二宫。
 
*情节十分俗套,有一点点路人和,不多,剧情需要,注意避雷。
 
*第一次写Y2的车,全文4k左右,写到虚脱,能接受上述预警的走下面的外链↓
 
 
 
二宫和也知道樱井翔和其他Alpha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