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失踪人口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OS】电车情缘(上)

 
*偶尔也会妄想一下纯纯的故事。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应该没多长。

*预警:OOC,私设,女装癖O × 直男被掰弯S,不喜勿入。
 
 
 
1.

樱井翔发现他每天都会乘坐的电车上来了一个女孩子。

谈不上多令人惊艳的漂亮,就是看着让人很舒服。浅栗色的头发卷卷的,波浪一样披在肩上,圆润的脸颊看起来很好捏,嘴唇涂着唇膏,亮晶晶的,让人想一亲芳泽。

以前有过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吗?

樱井翔这样想着,忍不住又多看了她几眼。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并非什么一见钟情,出来工作这么久,在职场打拼多年,早就丢弃了学生时代的恋爱追求,找个能过日子的才是最重要的。
 
暗笑自己想太多,摇摇头,听到电车提示到站的广播,正准备跟随人流下站的樱井翔,意外发现对方好像也在同一个站下车了。
 
 
2.

这未免也太巧了。

第二天、第三天,樱井翔都看到了这个女孩子。

栗色的卷发,不一样的唇彩颜色(当然,以樱井的直男程度只能勉强分清粉色和红色),不变的浅色高跟鞋,和不同款式的可爱裙子。

到底是以前都没注意过,还是最近才开始乘坐这趟电车的?

百思不得其解。回过神来发现似乎不小心盯着别人看久了,女孩子回过头,抛出一个疑惑的眼神,微微撅起的唇瓣娇艳欲滴。

……糟糕。

对上视线的一瞬间,樱井翔觉得全身过了电般舒畅,下意识站直了身体,尽量自然地移开目光。

他想,他可能是喜欢这一款。
 
 
3.

然而单身多年,一心埋头工作的樱井制作人并不清楚该如何出击,贸然接触说不定会引起反感,他决定从长计议。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
 
  
4.

今天电车人很多,狭窄的车厢像一个沙丁鱼罐头,里面装得满满当当,各种体味混杂在一起,人挤人十分不适。

樱井翔也是其中一员。

他一手握着扶手,一手揽着公文包,可怜地被挤作一团,眉头越皱越紧又无法发作,光顾着不踩到别人和不被偷东西,完全没注意到和他的梦中情人越来越近。

「哎、」

一声小小的惊呼,樱井翔条件反射接住了被绊倒的人,陌生的香水味窜入鼻腔,并不浓郁,反而清淡不做作,柔软的发丝拂过脸颊,痒痒的,像被猫爪子挠了一下心尖。

「抱歉…」

女孩子道歉的声音也细细小小的,很温柔,有种独特的清亮感。

「没关系,小心点。」

樱井翔习惯性叮嘱了一句,反应过来又暗自懊恼没有趁机多说几句话,不过这种人多的时机也不太合适,等下了车他再想找人时,对方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5.

后来两天樱井翔都没有在这辆电车上看到那个女孩子。

从上车一直等到下车,每一次到站樱井都会情不自禁盯紧车门,试图搜寻那抹栗色身影,然而一次又一次失望,始终没能等到她。

是改变路线不再乘坐?还是单纯的有事没有来?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到第三天,他终于又看到了那个女孩子。

在非常不妙的情景下。

樱井上车时惯例地扫视了一圈车厢,惊喜地发现了朝思暮想的身影,刚想靠过去,却发现她表情好像不太对劲。

细长的眉毛微微蹙起,洁白贝齿咬着下唇,眼睛湿润,十分为难的样子。

再仔细一看,她身后站着一个男人,胳膊被旁边的人挡着,若隐若现,但凭位置判断,应该是放在她的臀部。

…!!

这一瞬间樱井感觉血气不停上涌,所有涵养都喂了狗,三步并作两步硬挤过去,不由分说抓住了那个男人的手腕。

「你干什么?」

「我还想问你在干什么!」

眼看着动静越闹越大,当事人像是才惊醒般回过头,睁着双泪眼朦胧的眼睛,泫然欲泣拉住了樱井的胳膊。

「……那个、」

「我脚崴了。」
 
 
6.

这的的确确是个乌龙。

搞清楚了来龙去脉的樱井非常不好意思地向无辜受害的男人道了歉,并且因祸得福,收获了女神的联系方式。

「谢谢你,我叫Sami。」

「不介意的话,愿意跟我交换电话号码吗?」

「当然!!我是樱井,樱井翔。」

连名字都这么可爱。
 
 
7.

这就算是认识了,樱井翔很高兴他拥有了正大光明接近Sami的理由。

他发现Sami明明是个女孩子,却意外的对钓鱼和画画感兴趣,每天都睡不醒的样子,时常在电车上打瞌睡,熟悉起来以后更是一无所觉征用了樱井的肩膀当专属枕头,让肢体接触苦手每次都忍不住僵硬了身体,痛并快乐着。

该怎么说呢。

樱井翔,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人生中平淡无奇的第三十个年头,似乎突然就有了期待。

早上起床开始认真挑选领带颜色,临走之前会在意西装是否有褶皱、身上的香水会不会太浓烈、头发有没有打理服帖。

恋爱起来的大叔真是不可小觑啊。

抵达公司后友人这样感慨着,小猫唇翘出狡黠的弧度,趁午休时间把他的领带换成了蝴蝶结。
 
 
8.

转折发生在一个普通又平常的晚高峰时间。

车窗外漂亮的火烧云连绵不绝。
 
哐当。

虽然电车进站已经很平稳了,但一点小小的推力也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坚持许久的两人跌向了身后刚才空出来的座位。

Sami的背磕到了坚硬的椅背,樱井翔坐在了她身上,怕压坏女孩子,挣扎着想站起来,屁股慌乱地扭动几下,却逐渐停滞。

他感觉到有东西抵在他臀缝间。

夏天只穿了一条西装裤,对方更是只穿了格子超短裙,隔着薄薄的布料,樱井翔清楚地感觉到Sami胯间的热度和硬度。

「怎么了、翔君?」

女孩子软绵绵的疑惑钻进他耳蜗,樱井翔僵了僵,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感觉错了,手忙脚乱站起来,艰难转身,却看到Sami在大庭广众之下被顶起个小帐篷的裙子。
 
 
9.

樱井翔几乎是落荒而逃,连Sami的表情都没敢看,慌不择路挤开了好几个路人,还撞到了车门,听声音挺疼的,他却像感觉不到似的,捂着额头急急忙忙下了车,站牌都没看。

独留Sami一个人坐在电车里,反应迟钝地眨了眨眼睛,食指抵着下唇,漂亮的粉色指甲油和唇彩相得益彰,女性化的动作做起来自然而魅惑,慢半拍明白过来,低声自言自语。

「好像……吓到翔君了。」
 
 
10.

樱井翔确实被吓了个够呛。

谁能想到他心心念念喜欢了一个月的女孩子竟然是个同性,而且看起来尺寸还不俗!!

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是……

樱井翔十分痛苦地抓乱了打理整齐的头发,颤抖着手握上鼠标,对着电脑屏幕左思右想,实在没忍住在论坛上匿名发布了一条帖子。

标题是:「喜欢的女孩子是个大唧唧同性怎么办??」

下面简单附上了全过程,意料之外引发了不小的关注。

大多数是问真假的,表示唏嘘惊叹,还有不少一部分人在哈哈哈,其中有个ID叫【看什么看,打钱】的网友笑得最大声,笑完了又挺认真地给他提意见,还说他的经历有点像他公司一个同事,盖起了高高一座楼。

没人注意到很后面的楼层有个不起眼的四叶草ID,茫然又轻描淡写地反问了一句。

「那又怎么样呢?」
 
 
 

评论(17)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