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智润智】不语


*警察卧底设定,智润智无差,心血来潮的脑洞,一盆超短的狗血。
*拖延症没赶上情人节,土下座。

💙💜



今天是收网的日子。


樱井翔身为警视厅重案组的组长,在将尾仓组一网打尽的最后关头,好好的坐在办公室里,这实在很不正常。

不过他也没有表面上那么若无其事,难得褪下警服的男人一身深红色西装,衬得那张仓鼠一样可爱的脸也稳重成熟起来,他手里握着厚厚一叠纸张,圆溜溜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盯着资料上的字迹,像是陷入了沉思。


他很早就知道有人在悄悄给警方传递消息了,第一个截获信息的是情报组的二宫和也,据他说对方每次都是匿名,做得很小心很细致,除了情报以外没有多说过一句话。

最开始他也怀疑过真伪,但是在经过多次谨慎部署后,他证实了那些消息都是真的。

那么,尾仓组作为一个连警视厅都感到头疼的帮会,是什么人在暗中传递消息,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所有人都不得而知,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今天就会有答案。

樱井翔放下资料拿起手边的泡菜饼咬了一口,两颊顿时变得鼓鼓囊囊的,他还是有点担心那个平时认真又克己,在这次事件上却异常冲动拼命的后辈。

然而在下一秒,喝完相叶雅纪送来的茶水之后,他觉得更需要担心一下自己。

「噗——咳、咳咳……!」


-


松本润正火急火燎赶往抓捕现场。

他知道他能在那里见到那个人,他有很多话想要问他。

比如为什么不辞而别好几年杳无音讯;比如明明知道他为什么会成为警察,还要去那个害死了他家人的地方;比如他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又比如……他到底,有没有喜欢过他。

心里五味杂陈,松本润坐在警车上,手有些抖。

他既希望屁股底下这辆警车开快点,再快点,又希望他永远到不了目的地,不用去面对那个日思夜想的人。

时至今日,他已经不记得当初拿到二宫和也给他的资料时是什么心情了,震颤,愤怒,难以置信,或是一片空白——传闻中尾仓组一等一的枪手,竟然是他高中部最亲密最信赖的人。

「ちくしょう……!」

松本润咬了咬牙,无论心里怎么想,他还是在车挺稳的刹那就拉开车门跳了下去,正好撞上最后的收尾。


前不久的混乱已经慢慢平息,警方正羁押着落网的帮会成员上警车。

急切的四下搜寻,终于,松本润找到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他背对着他,还是一身随意又懒散的便服,比以前高了些,也更黝黑了些。像穿越了好几年的时光,从学校的美术社团活动室里走出来,ふふ笑着拉他一起去食堂。


松本润感到难以呼吸,全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空了,长以来的追查和缉拿都有了结果,而同时,最糟糕的预想也成了现实。

为什么……

他真的有好多问题想问,但几次张嘴都没能发出声音,而那个即将迈上警车的人却突然似有所觉,回过头露出了那张面包一样绵软的脸。

松本润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大野んく……」他的眉头死死纠结在一起,丝毫没有告破了一宗大案应有的兴奋,「你到底为什么,要加入这个组织。」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问这个问题。

「え?」大野智歪了歪头,押送的人也自觉停在了警车前。他像是没有想过会被这么问,停顿的间隙长得令人不安,又确实是他一贯不紧不慢的作风。

该怎么回答呢。

向来不善言辞的人陷入了纠结,脸上露出了显而易见的苦恼神色。


他只是不想看见他脸上那种悲伤到极点的表情而已,他的小润应该是——

嗯……应该是鲜活的,明亮的,骄傲的,他应该去追寻自己的梦想,站在舞台上,笑容满面,闪闪发光,坚定的握着话筒用小奶音说要带给底下数万名粉丝幸福。

他还记得彼时松本润说想要当偶像时亮晶晶的双眼,像是装下了整个星空。但却因为父母被帮会争斗波及身亡,毅然决然放弃了梦想考去了警校。

而他原本说不定会成为一个画家,闲暇时去钓钓鱼,每天准时收看润的节目,然后在演唱会的时候急急忙忙收起渔具赶去观看,在结束后找到那个人,笑着举起拳头给他打气,对他说一句「赛高~」

仅此而已。


大野智没有更多别的想法了,无论是熟悉他的还是不熟悉他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喜欢发呆又难懂的人,其实他只是把事情都想得很简单。

让小润难过的事,他来替他处理。

那样骄傲的笑容,由他来守护。

所以加入了这个组织,偷偷的传递情报,从内部瓦解这个让小润难过的地方。

所以是令人害怕的神枪手,因为他其实什么都能做得很好,除了直白的表达自己的心情。

这是天生的缺陷。

而且说出来的话,两个人都会很危险。


年轻的警探紧握成拳的掌心里已经渗出了细汗,在他以为得不到答案的时候,大野智突然对他露出了软而无害的笑容,嘴唇微动,说出了这么久不见以来,第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因为,想要……保护润くん。」


最终,另一个想问的问题,似乎也有了答案。


END.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