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半失踪人口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唐罗】The Last

(1)

当罗驱使着那艘明黄色的潜水艇驶入德鲁拉夫时,新世界沸腾。

他是第二个完成航行的人,第一个是蒙奇·D·路飞,早在五年前就已经达到了这里。也许冥冥之中,被赋予了“D”之隐名的男人,确实是与海贼王有不解之缘吧。


报纸铺天满地的飞向全世界,海鸥在头顶盘旋,已经不再年轻的死亡外科医生站在船沿,摘下那顶斑点绒帽,深灰色的眼睛盯着远方水天一色的景象,蓦地抓紧了手里的帽子。

身后的船员在开篝火晚会,他们已经从德鲁拉夫出来,绕回了最开始的起点。夏奇和佩金吵吵闹闹的跟贝波玩作一团,身形拔高后性格却与当年相差无几。

没有人觉得特拉法尔加·罗变了,他还是那副长风衣加牛仔裤的打扮,黑眼圈长年不褪,鬓角更深了,放荡不羁而充满野性,现在是越发成熟的男人味了。唯一不见的是那对耳环,金色的,样式简单的圆环。跟那个男人同样的款式,在罗十三年前离开德雷斯罗萨时就扔进了海里。

已经十三年了。

像是一个逃脱不了的轮回,十三年前他打败了多弗朗明哥,再一个十三年前,多弗朗明哥杀了他的恩人。

罗发出一声短促的哼笑,他看见了不远处缓缓靠近的军舰。他知道那上面是谁,追逐了草帽路飞十几年的男人,新上任的海军大将——斯摩格。这场景仿佛更多年前,海军英雄卡普抓捕海贼王罗杰的时候,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军舰近了,没有酩酊大醉的船员都站了起来,严阵以待,罗却抬手下压,示意他们不用在意。佩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叼着大烟的白发男人一袭代表着正义的披风,站在船头气势凛然,军舰却没有要开火的意思,甚至连上面的海军都被他斥退了。

罗低低轻笑,如今能力运用得越发纯属,手掌一张淡蓝色领域便扩散到包裹潜水艇和整艘军舰,身形一晃便瞬间移动到了斯摩格旁边。

鬼泣霎时出鞘,与海楼石十手相撞,电光火石间,碰撞声铿锵尖锐,仅仅几秒便已过了数十招。

“白猎当家的,我等你很久了。”罗在战斗中闲聊,声音比当初更加低沉,隐约恢复了刚登陆香波地岛时的玩世不恭。

“束手就擒吧,特拉法尔加·罗!这次一定要逮捕你。”白烟缭绕,斯摩格声音狠戾,却并没有下死手。他知道罗在等他,也知道是为了什么。

“还真是听腻了……那我就直说了。”罗像在说今天伟大航路的天气不错一样,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波澜不惊,但内里暗流汹涌,“我想见他。”

“嘭!”斯摩格突然用了十二分的力气击上刀刃,缠斗的两人就此分开,他狠狠瞪着罗,那眼神像在看疯子一样:“他已经死了!”

“呵,是吗。”罗停在军舰上,将鬼泣收进刀鞘,低跟皮鞋不耐烦的敲打了两下甲板,语带威胁:“快点吧,白猎当家的,别让我改变主意。”

“……”斯摩格用力咬了两下嘴里的烟,把十手背回背上,吩咐达斯琪开船。

目的地是——因佩尔顿。


TBC.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