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半失踪人口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唐罗】小段子




1.

跟多弗朗明哥比起来,不只是柯拉先生和草帽当家的,连尤斯塔斯当家的都能被称作光吧。

为什么偏偏放任自己堕入黑暗?

……………

啊,大概是因为,第一个朝自己伸出手的人是他吧。

“呋呋呋,从今天起,你就是唐吉诃德家族里的一员了,罗。”

从此万劫不复。



2.

“呋呋呋,之前不是挺能说的吗,罗?”

“……”

“瞧瞧你现在的样子。”

“……”

“你就这点能耐吗,小鬼?”

“……”

“罗。”

“……”

“呋呋呋呋呋——”

“……”



3.

“为什么不杀了我,Joker!”

“因为只有活着才能感受到痛苦,罗,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



4.

特拉法尔加·罗刚出校门就眼皮一跳。学校门口停着一辆拉风的豪车,炫酷到爆炸的车身上仿佛贴着“老子就是有钱”几个大字。

他拉低了帽檐,想装作不认识若无其事走过去,车主却不愿意放过他。一边按着喇叭一边往他走的方向开,速度慢到令人难受。

“上来,送你回去。”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一张男人的脸。五官立体硬朗,戴着副形状怪异的墨镜,一头金发一看就是外国人。

“滚,我坐公交。”罗的态度很烂,脸色难看到极点,眉头不悦的拧起,摆明了非常不满对方这种让自己成为焦点的举动。这他妈怎么看自己都像被包养的……卖屁股的男公关。

“上来,让你变公交。”没等罗从思绪中回过神,男人又说话了。语气很轻佻,内容直白露骨到令罗想也没想一脚踹上了车门。

“唐吉诃德——”

“嗯,我知道自己姓什么。”多弗朗明哥失去了耐心,打开车门伸手就把罗拽进了车里。罗被拽趴在多弗腿上,男人顺手就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示意他过去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



5.短信。

【现在有空吗,罗。】

【没有。】

【没有还一直看着手机?】

【……有空,说。】

【过来开门。】

【??!!!!!】



6.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清晨窗外鸟鸣悦耳,阳光温柔地透过落地窗洒进房间。

罗睁开眼,长年不消的黑眼圈挂在眼底,昭示着他又熬夜的事实。

身侧的男人还在熟睡,呼吸均匀绵长,难得安稳。

罗静静用视线描摹着男人的轮廓,那双平日里被墨镜遮挡得严严实实的眼睛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他眼前,光是线条就该死的好看。

他仿佛被蛊惑了,伸出手想碰男人的脸,又停在半途。进退不得的当口手被捉住,力道不大,却轻而易举将他的手拉了过去,在纹着黑色刺青的手背上落下一个吻,温暖而干燥。

“早安,罗。”

你不敢触碰的手,由我来把握。

特拉法尔加看见多弗朗明哥睁开双眼,瞳孔中的森罗万象统统化为自己的倒影。



7.

“多弗朗明哥,我问你——”

“嘘,别说话,罗。”

“我……”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所以你的回答呢。”

"不。"

“……我明白了。”

“呋呋呋,明白就好。”

“第一次下厨也许味道不太好……好吧很不好,我会继续努力的,明天照例不吃光不许上我的床。”

“……………”多弗朗明哥决定把罗操到三天下不了床。



8.

“Joker,你过来看,拍出来的镜头里你的裤裆。”罗说着,扫了眼旁边的粉团子,恶意取笑,“真平。”

“呋呋呋……”多弗朗明哥没生气,跟他上完床后奄奄一息的女人数不胜数,没必要跟这摆明了挑事儿的小鬼较真,“你难道要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你bo起吗,罗?”

“……”被反调戏的罗愣了愣,抓起一旁的摄像机就砸了过去,“你以为你是隔壁剧组的西索吗!”

隔壁剧组的西索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9.

“你知道地狱第十九层是什么吗?”

“哈?”

莫名其妙的问题。

罗不耐烦,但隐约觉得应该继续问下去,也就真的这么做了。

“……什么?”

多弗朗明哥笑了,露出森然的齿列,张狂跋扈,不可一世,每个字都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爱上魔鬼而无法自拔。

下来吧,小鬼。”



10.

“Joker,告诉我你的回答,我再决定是否收下你给的邀请函。”

“呋呋呋,还不明白吗?”

“呵,我陪你领略地狱的光景。”




END.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