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吉榎】小段子(1-10)完


*刚入坑,觉得吉榎特别可爱,手痒忍不住记一些脑洞。
*大概都是甜饼,撩完就跑。

❤💙


1.

“榎本先生和吉本先生的关系真好呢。”

「不,没有这种事,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欸?明明就很好吧!经常粘在一起。”

「不,没有这种事,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骗人!我之前还看到他和榎本先生一起逛街。”

「不,没有这种事,我……」

“阿径~”神出鬼没的家庭教师带着夸张过头的笑容突然出现。

「……您很重,请从我身上起来。」

榎本径觉得现在跳进东京湾都洗不清了。



2.

「您为什么不想上我?」

「抱歉,是我太过无趣的缘故吗。」

「我知道了。」

「那么,告辞。」

一副邀请他去开锁的客户突然反悔的模样,并没有留恋,身着工作服的榎本径拎起他的手提箱就准备离开。

“唔!唔唔唔!!”马失前蹄被绑在椅子上的吉本荒野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他被面无表情的小锁匠撩得欲火焚身,底下的帐篷支得老高,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干死你。

还有一个念头:

亲亲阿径快放开我!!小吉本它快不行了!!!



3.

「吉本先生,您说什么?」

“我说阿径你【——】~”

「吉本先生……您说了什么?」

“我说【——】【——】【——】!”

……………到底是有多糟糕才会被屏蔽成这样。

榎本径被枪指着也波澜不惊的面色,在吉本荒野高超的耍流氓功力下有了一瞬间的扭曲。



4.

榎本径回想他看过的GV,歪头一本正经地询问:「您不想看看被跳dan玩到高chao时的我是什么样子吗?」

表情是单纯的困惑,就和碰上难以解开的密室时一样。

「……我只是想说个有意思的话题而已。」

「……您在做什么?」

「吉本先生,请住……嗯!」



5.

榎本径生病了,小脸蛋儿烧得红红的。吉本荒野被那副可爱得不得了的表情击中了。

「阿径,这样可不行啊。来,老师把珍藏的零食给你吧,吃了这个绝对能好得快的。」

「这是谬论,吉本先生,没有人感冒是靠吃零食好起来的。」

因为鼻子堵塞,小锁匠说话瓮声瓮气的,自带忧郁的八字眉要皱不皱,一看就病殃殃的不在状态。

「真的不吃吗,很好吃的,我一吃就停不下来,学生妈妈的手艺绝赞哦?」

「……」点头,伸手拿起一块饼干。

「等等,来,先喝口水润润嗓子。」

「……」榎本径扬起圆圆的面包脸看了殷勤得过分的人一眼,接过水杯小口抿了两下,然后咔嚓咬碎饼干。

「……」

「いいねえ,怎么样?芥末饼干对治疗鼻塞很有效吧~」

「…………」

第二天,来东京综合安保公司找榎本径帮忙破案的青砥纯子发现,一个发尾微翘的男人蔫头耷脑在地下室门口长跪不起。



6.

「吉本先生,您有私房钱吗?」

「嗯?那种东西所有男人都会有吧。」

「那么——」走过去。

「……阿径你在干什么?」

「搜身。」面无表情上下其手。

吉本荒野倒抽了口气,连忙按捺住心里张牙舞爪的大怪兽用嘶哑的声音诱哄,「……你摸摸最硬的那里,我的私房钱都藏在里面!」

「……请别借此耍流氓。」毫不留情掐下去。

「嗷嗷好痛!!」



7.

「请问成濑律师在吗?我想告一个人。」

「在,请问您想告谁?」

「吉本荒野。」

「欸、吉本先生吗?我以为你们感情很……」成濑领硬是从榎本径那张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中看出了不满,立刻改口,「好的,告他什么?」

「告他不要脸。」

「……噗、咳,这并不是什么需要告上法庭的罪状吧?」

榎本径被问住了,表情没变却像是在顾忌着什么迟迟没有开口,在成濑领快要忍不住再次询问时,榎本径终于说话了。

「……告他性骚扰。」

……

「好的,此案我受理了。请放心,我一定让他把牢底坐穿。」



8.

「什么?」吉本荒野像是没听清似的,把整个脑袋都凑了过去。

……太近了。

那张好看的脸停在面前不足五公分的距离,榎本径几乎能感觉到对方呼吸时产生的气流,他明知道这个人是阴暗的、囚困于不知名牢笼中的、疯狂咆哮的野兽,却偏偏从那卡其色的风衣里闻到了太阳的味道。

……太远了。

榎本径想,如果再近一点,就可以和那心型的唇亲密接触,那张喋喋不休的、欲擒故纵的、玩弄人心的嘴巴,将会和他涂过唇膏的、亮晶晶的嘴贴合在一起。

他咽了咽口水,喉结不明显地滑动了一下。

最终,榎本径选择放弃重复一遍之前的话(实际上他也不记得自己刚刚说过什么了),直截了当说出此时此刻心底所想的内容。

「太远了,吉本先生,再近点。」



9.

「吻我。」

「阿径,你说什么???」

「吻我。」

「你今天受刺激了?????」

「吻我。」

「……」

「……我让您吻我,您脱裤子做什么。」

「阿径,虽然我很想用接吻就让你高chao,然后用手指再让你高chao一次,最后用老二让你昏过去,但是鉴于小吉本已经忍不住了,我决定直接用它让你昏过去。」

「……无理です。」

……

「等、哈……住手……停下……呜!」

第二天F&F安保商店一整天都没有开过门,也没有人见过里面那个面无表情的锁匠,只有一个背着斜挎包的家庭教师哼着小曲出了趟门,过一会儿又晃悠着回去了。



10.

「阿径,你把眼镜取了和那个叫大野智的偶像真像。」

「啊……是吗?」

「不管是面包脸还是小个子都一模一样,除了你脸上没有表情以外。」

「您想说什么?」

「果然还是阿径了解我。」吉本荒野笑得见牙不见眼,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着完全像是在开玩笑的话,「我们下次去录影棚来一发吧!」

「……???」

「听学生说最近很流行cosplay——」

「??????」

「いいねえ——」



END.

评论(1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