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半失踪人口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OS】电车情缘(下)

 
 
11.

该怎么办呢。

尽职尽责的公司精英难得走神了,电脑上的数据都变成了乱码,印不进脑子里,更遑论处理。

骨节分明的手指敲击着桌面,奏出凌乱的乐章。

不得不说樱井真的很苦恼,他不是弯的,或者说他没想过要弯,他刚正不阿的几十年生涯所受的高等教育、优秀到令人发指的履历都没能告诉他,碰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对别人只需要尊重就好了,可是自己呢?

这样疑惑着、困扰着,直到一旁亮起的手机待机满两分钟,无可挽回地暗下来,他也没能狠下心拨通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
 
 
12.

临睡前,樱井看了眼放在枕边的手机,界面停留在联系人拨号上。

他看了很久,直到唯一的光源熄灭,他还睁着眼。

窗帘拉得很紧,连月光都透不进来的黑暗中,樱井的嘴唇无声张合。

「晚安。」

「……Sami。」
 
 
13.

日子不温不火地过去,转眼已经快入秋,街道两旁枫叶扑簌簌落了一地,像极了那人浓艳的红色唇彩。

思及此,樱井翔懊恼地捶了下额头,笑自己多愁善感,这么久还没忘记当初的惊鸿一瞥。

有时候他也会觉得命运弄人,如果那天他没有因为烤箱烫糊了面包,而绕路去便利店买早餐,又或者选择了前后一节车厢,就不会演变成现在这样了。

不会见到她,不会多看她两眼,不会莫名其妙的在意,更不会喜欢她。

……或者说,他。

这样说来,连Sami也是假名字吧,没有哪个男性会取这种名字才对。

樱井翔叹了口气,心里的失落像经年累月积累在旧货箱上的灰尘,怎样都擦不干净。最终,他只是拉起脖子上薄薄的灰色围巾,挡住下半张脸,抬腿迈入了恰好停在跟前的计程车后座。
 
 
14.

樱井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乘过电车了。

戒掉了多年的习惯,上班的路似乎也变得陌生起来。

车窗外风景飞快后退,灰色的水泥路面上驰骋着无数钢铁甲壳虫,争先恐后挤入狭窄的车道。与电车上的拥挤是不同类型的勒束感,然而缺少了那份人与人之间特有的嘈杂,似乎连生活气息都淡了几分。

话是这么说,只有樱井翔自己心里清楚。

缺少的到底是什么。
 

抵达公司后,樱井难得急躁,也许是勾起了埋藏的回忆,虽然面上不显,依旧一丝不苟,但等他回过神,已经超额完成了今天的任务。

「不愧是翔さん,状态不错嘛。」

旁边的同事探过头,茶色的眼睛滴溜溜打转,懒洋洋和精明完美结合在那张脸上,是他的得力合作伙伴,也是他的知心友人。

「ニノ,」樱井叫他,眉宇间掺杂了些无奈,揉了揉发痛的额角,「不要打趣我了,下班吧。」

「好——」二宫伸了个懒腰,没骨头似的瘫在转椅里,装作不经意间歪了歪头,没头没尾冒出一句,「说起来,翔さん好像很久没坐电车了。今天陪我一起?」
 
 
15.

樱井翔从来没有在乘电车前这么紧张过。

旁边只顾着打游戏的小宅男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低着脑袋,一只手摁着手机屏幕,一只手拉着他的衣角。

没办法,樱井只能认命地带着小尾巴上了车。

刚踏入车厢,他就下意识环顾了一圈,二宫见了也没说什么,自顾自找了个位置坐下,放任樱井翔魂不守舍,活像只被丢进猫窝的仓鼠。

 
他到底想见到他,还是不想?

樱井自问,无法自答,只能听天由命。

索性今天不知道算不算幸运,没看见那抹栗色的身影,他刚挨着二宫坐下准备松口气,就听见车厢一隅隐约起了点骚动。

「怎么回事?」

樱井站起来,黑压压的人群挡住了视线,好不容易挤过去,就看见一个穿着绿色卫衣的青年捏着一个容貌猥亵的男人的右手,对他身侧矮个子的同性念念叨叨。

「Oちゃん真是的,不管你穿不穿女装都会被人骚扰啊。」

「……?!」

刚才还没有注意,听见这话樱井翔下意识把目光放在了那人脸上,不算很白,皮肤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脸颊的弧度却没有变,眉眼柔和如初,依稀有熟悉的影子,正软乎乎地笑着。

「慢死了。」二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樱井感觉被他推了一把,站到了那两人跟前,茫然无措,时间静止,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二宫似有所觉,拉住了他的胳膊,挨个儿做介绍,「这是我同事,樱井翔。这家伙是我青梅竹马,相叶雅纪。那边那个是我竹马的朋友——」

樱井翔下意识跟随声音抬头看向被点名的人,对方也正好在看着他,四目相对,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有蔚蓝大海,也有他。

心里崩了很久的那根弦,突然断掉了。
 
「他叫大野智。」
 
如潮思念一拥而上将他淹没。
 
 
16.

喜欢是会发酵的,就像越酿越香的葡萄酒,愈演愈烈的暴风雨,就像相遇那天晚上,回家后偷吃的芝士蛋糕,浓郁醇厚,好吃到五脏六腑都跟着融化在那份醉人的甜蜜里。
 
 
17.

转眼三天过去。

自从那天再次遇到Sami后,樱井翔的魂就又飘走了。

工作频频出错,老板看不下去给他放了一天假,让他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别太累,樱井张了张嘴,不知如何解释,最终领了这份情,收拾好公文包准备回家。

樱井鬼使神差选择了乘坐电车。

这个时间没什么人,他上车后一眼就看到了窝在座位上打瞌睡的Sami,或者说,大野智。

对方戴着一顶鸭舌帽,他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他,恍惚中似乎也有个不起眼的圆圆面包脸经常和他同坐一辆电车,他却从未兴起过结识的念头。

缘分当真有如此奇妙吗?

这一瞬间樱井真的不想再等待,不想再被捆在条条框框里,他决定遵从内心的声音,朝熟睡的人走了过去。

这是最后一节车厢,只有稀稀疏疏几个人,大家都在低头玩手机,没有人注意这边。

樱井停在大野智面前,那双水润的唇和刚见面时一样娇艳欲滴,于是他俯下身,小心翼翼、温柔虔诚地,吻上了从第一眼见起,就十分渴望的唇瓣。

一触即离。

「终于……」

意料之外的,亮晶晶的唇齿轻轻开合,并非Sami刻意柔软的语调,而是属于大野智的,独特的声线。

黏糊糊的,有些口齿不清,却比任何时候都更叫他心动。

「终于……等到翔君了。」

大野智睁开了眼睛,笑着,伸手握住了樱井翔矛盾密布的手。
 
 
18.

理所当然的,被海洋包围了。

那个人用温热的手置换了他体内的星辰河流,让冷硬的钢筋水泥无声消融,化为漫长连绵的缱绻情意。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从喜欢变为爱,只需要短短一瞬间。
 
   
19.

「早安,翔君。」

「唔……怎么了?」

「你说这个呀,我一直都在这辆电车上哦,只是翔君没认出来而已。」

「也不算怪癖吧,就是前不久之前打赌输了硬被朋友逮住套上女装,他说这样挺好看的,我也没什么所谓,就穿出来了。」

「至于为什么一直穿着……」

「这个、是秘密哦。」
 
 
20.

因为你好像被这样的我吸引了。

所以就觉得「啊、这样也不错」,就一直穿着了。

 
你逃不掉了,翔君。
 
 
 
END.
 
 
 
 
 
 
*18.改编自万能青年旅店的歌《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结束啦!

谢谢大家观看这个没有什么看头的小故事www灵感来源于乘坐电车时碰到的陌生人,还有我和喜欢的人发生的一点酸甜往事,于是诞生了这篇山组。

如果能够甜到你就太好了!

比心心(´˘`*)♡
 

评论(15)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