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失踪人口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唐罗】Messy


*莫名其妙的脑洞。
*有肉渣。

※※※

“我是……谁?”

“特拉法尔加·罗。”

“我在哪儿?”

“德雷斯罗萨。”

罗灰亮的瞳孔里交织着迷茫与痛苦,还有一点点不甚明晰的怨恨。他从床上撑起身体,脑子里钝钝的痛,更多的是大片空白,偶尔几幅画面划过,快得来不及捕捉。

【罗。】

谁在叫我?

【我爱你哟。】

……是谁?


多弗朗明哥就这么居高临下欣赏着罗混乱的表情,墨镜将他的眼神牢牢隔绝在是非之外,辨不清态度。

哗啦。罗的动作扯到了脚腕上的东西,清脆的金属撞击声拉回了他的神智。他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细细的麦色脚踝被一圈石质镣铐禁锢着,另一头连在床角柱上。罗本能地觉得这是让他全身无力的罪魁祸首,想也没想就伸手去掰。

“罗。”多弗朗明哥在这时候出声制止了他,男人危险地眯起眼,大手扣住罗的喉咙就往下摁,“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逃走吗,小鬼。”

“唔、咳咳……”柔软的床面分担了大部分冲击,罗难受地皱起眉,使不出力气的双手徒劳地握紧面前结实有力的胳膊。他不明白这个男人话里的意思,只知道再不挣脱就会死。

在手臂上微弱的的力道渐渐消失时,多弗朗明哥终于松了手。他将罗大口呼吸的模样尽收眼底,大掌覆上起伏不定的左胸膛,承载着旺盛生命力的心脏有力跳动。罗的表情依旧混乱纠结,多弗笑起来,手指沿着胸口那片碍眼的纹身向下,绕过疲软的分shen没入gu缝,毫不犹豫刺进仍旧湿软的后xue,熟练地戳弄起深处的敏gan点。

“嗯…啊…哈啊……”罗睁大眼,黑色的床幔在上方闪烁出了白点,修长的手指将床单揪出凌乱的皱褶,前端的柱ti颤抖着慢慢抬头,竟然仅靠被玩弄后面就bo起了。

“呋呋呋,真是yin荡啊。”

不。

不对劲。

不该是这样。

罗觉得他不应该在这里,不应该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下,而是……而是…………


【罗,D之一族是神的天敌!】

眼前突兀晃过一片蔚蓝色的大海,还有某个混杂着血污的难看笑脸。他猛地扭动起身体试图逃脱在体内肆虐的手指,锁链被扯得哗啦作响,却始终坚定地执行束缚的职责。

【你不能再待在多弗身边!】

“唔!”伴随着指甲刮蹭前lie腺的刺激性举动,罗呜咽一声直接射了出来,白色的浊ye喷洒在小腹上异常yin靡。

多弗朗明哥注视着艰难喘气狼狈不堪的罗,没有调笑没有羞辱,嘴角下撇成一个残酷森然的弧度。他知道罗醒了,这回是真正的‘苏醒’。缓过来的小鬼正用他熟悉的眼神瞪着他——仇恨、愤怒、杀意凛然。不得不承认这比那副茫然无措的样子顺眼许多,但这只会让他更想摧毁。

“Joker……”彻底清醒过来的罗恨透了自己这副任人宰割的状态,他还记得多弗朗明哥在最后给他注射的那管药剂,当时他躺在大战后的废墟里,全身都跟散了架一样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针管刺入皮肤,粉色的不明液体被一滴不剩推进血管。从那以后他每次醒来都是在这张床上,赤身luo体被海楼石铐在床上,满身狼藉,想不起之前发生的事,被迫面对这个混蛋那张令人反胃的脸。“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把我囚禁到什么时候,我也决不——”

狠戾的话语戛然而止,多弗朗明哥收回打晕罗的手,小小的被对方娱乐到了。他算了下时间,这次罗用了一周才恢复一次神智。也许这个小鬼该庆幸他想不起失去记忆中途发生的事,在快‘清醒’之前,他可是热情得很。被欲望支配只剩最原始的索取本能,像个放荡的biao子。不过那不是他想要的最终结果。

身披粉色皮草的高大男人站在床边注视着床上青年并不安稳的睡颜,沉默得有些过分了。那些过去他不想提及,亲弟弟带走了悉心培养的左右手,不惜暴露海军间谍的身份抢夺手术果实,逼得自己不得不痛下杀手。也是从那一刻起,血液染红了周围的雪地,也湮没了他最后一丝人性。

不,也许不是最后。

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

多弗朗明哥原以为那个有着和他一样眼神的小鬼,目的会是将这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没想到却是为了杀掉自己,还多出了许多无谓的牵绊。既然如此,就由他来替他清除多余的感情。只可惜凯撒死了,药剂没办法改善,不过总有一天罗会全部忘记,直到完完全全变成他的所有物,他的左右手应有的样子。

-

“你是谁?”

“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

“……我是谁?”

“我的红心。”


END.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