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半失踪人口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唐罗】Again(5-6)


5.

特拉法尔加·罗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了。他没有住学校的寝室,一个人在外面租了套房子,目的是方便自己做一些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事。

他睁开眼盯着熟悉的天花板,躺在床上连胳膊都抬不起来,稍微一动身体就叫嚣着疼痛,痛的还是腰和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

该死,抵在洗手台的地方肯定青了。暗骂了一句,呼吸都带动着腹部抽痛。

昨天晚上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断片的地方还是想不起来,只剩下男人那声“罗”不停在耳边回荡,仿佛噩梦般挥之不去。罗敏锐地察觉到有什么事变了,初见端倪,难以掌控,这不是好现象。


医学界公认的天才跟个瘫痪的病患一样躺了半天,才有力气侧过身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

“嘶……”动作拉扯到痛处,罗倒抽口气,艰难地躺回原位,咬着牙拨通了通讯录上备注着【红毛狗】的号码。“尤斯塔斯当……”

“特拉法尔加!你他妈终于醒了!”罗刚开口就被电话那头的人火急火燎打断,语速很快,兴奋中带着点真的着急。“你昨天怎么回事,老子泡个妞的时间你就跟唐吉诃德的董事长搞上了!”

“唐吉诃德?!”罗吃了一惊,暂时没去计较基德粗鲁的用词,“那个家族企业的董事长不是……”

“莫奈?得了吧,这么大一个公司怎么可能被一个女人掌控,更别说涉黑。你知道黑市里很有名的那个中介人Joker吧?也是他。”基德的语气很不以为然,尤斯塔斯集团作为一家跟政府挂钩的老牌钢铁企业,知道不少隐秘的内部消息。他不在乎把这些告诉特拉法尔加,一方面是罗脑子好使不会乱说,另一方面是他已经牵扯进来了,“你昨天到底怎么……”

“我昨天怎么回来的?”这回换罗打断基德的话了,他很快冷静下来,铁灰色的双眸深不见底。

“你还说!那家伙抱着你就过来让我送你回去,老子裤子都脱一半了。”基德不爽地抱怨起来。

“他叫什么名字?”罗没理他,继续问。

“你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就跟他……?!”

“别废话了,快说。”

“操!”换别人这么跟他说话基德早就揍上去了,许是意识到什么,基德眯了眯眼,金属色的瞳孔里酝酿着一场风暴,“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


6.

挂了电话后随手一丢,罗闭上眼开始清理混乱的思路。

他想起一周前的那次相遇,称得上是惊鸿一瞥,除此之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那个男人,当初那点微不足道的熟悉感在近(负)距离接触后反而不明显了。

还有唐吉诃德,这个家族式公司明面上的董事长是一个绿色头发的女人,戴着副厚底眼镜,脸部线条很漂亮,年轻有为,经常在媒体上露脸,公关方面做得很不错……等等。罗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之前的违和感哪里来的了。比起董事长那个女人更像一个外交官,难怪被推出来当脸面。

至于地下中介人Joker,估计没有一个混黑的人不知道他。大部分人都认为黑市里没有他做不成的交易,只有你想不到的难以置信。据说他能搞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毒品、女人、药物、枪械、奇珍异宝……没有人知道他怎么弄来的,他只做大宗生意,情报网遍布全球,在地下世界如鱼得水,有价无市。

罗觉得他知道该怎么再次见到他了,他发誓会把昨晚的屈辱全数还给那个混蛋。


——你说呢,罗。

——我会搞清楚的,Joker。



TBC.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