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沉迷恋爱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Y2/吉栉】燃烧青焰的鱼(1)

 
*吉本荒野 × 栉森秀一。

*这是一个吉本荒野出现在青之炎里的故事,大体情节发展与时间线都贴合电影。

*篇幅不会太长,结局预定BE,慎入。
 
 
 
01.
 
 
逢魔时刻,黄昏把公路上的行人剪成黑影,贴在热气腾升的水泥地面,留下奇形怪状的油墨残骸。
 
海风特有的腥咸味道萦绕在周身,公路赛车的两个轮子转得飞快,将西装革履的上班族、打打闹闹的幼稚园孩童、唠叨着家长里短的家庭主妇都抛在身后,扫去了心头积攒的一丝郁气。
 
那个男人来到这个家里已经一周了。
 
不,应该说拜他所赐,家已经变得不像家了。
 
栉森秀一在天黑前堪堪到达了目的地,他把车停进车库,然后绕去房子另一边吃晚餐。
 
刚打开门,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家里和往常截然不同的气氛。
 
妈妈和遥香在笑。
 
多久没有听到过了,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声。
 
栉森秀一握住门把的手顿了顿,比往常更快地赶到了厨房。他看见了仿佛一家三口般其乐融融的景象,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坐在妈妈旁边,腮帮子里塞得鼓鼓囊囊,比划着夸张的手势逗得她们大笑。
 
“妈妈?”
 
“啊,秀一回来了。”
 
“哥哥——快来快来。”遥香看起来很兴奋,趴在椅子上招手让他过去。
 
“他是谁?”栉森单手插兜慢吞吞踱步过去,浑身上下的警惕一览无余。
 
“是遥香的家庭教师,是很好的人呢。”
 
 
 
这顿饭栉森秀一吃得很不开心,比吃饭中途看见那个男人回来还要糟糕。
 
没什么理由,他就是直觉不喜欢这个叫吉本荒野的家庭教师,不欢迎都写在脸上,匆匆扒了两口饭就下了桌。
 
出乎意料地,吉本荒野跟了上来。
 
背着个显眼的大挎包,上来就自来熟地揽住了少年瘦弱的肩膀,被一把抵开。
 
“嗯?我招惹到你了吗?”
 
那家伙连诧异都带着股做作的浮夸,真不知道妈妈和遥香怎么那么喜欢他。
  
栉森秀一单方面恶狠狠的想,话倒是没有说得太绝。
 
“你要当遥香的老师就当,别跟着我。”
 
“可是家里没有别的房间了,妈妈说在你的车库里给我收拾了一块儿地。”
 
“哈?”
 
疑惑的尾音刚落,栉森推开房门,吉本先他一步挤了进去,卸下肩上土得掉渣的挎包随便一甩。
 
“喏。”
 
吉本坐在他的床上努了努嘴,栉森看见他脚边真的有个地铺,简陋的棉被打理得干净整洁,确实出自他妈妈的手笔。
 
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也没什么深仇大怨到要把人扫地出门的地步,栉森松了口让他下去,别碰他的东西,吉本笑眯眯答应得好好的,就是不见屁股挪一挪。
 
有那么一瞬间栉森觉得这个吊儿郎当男人会霸占他的床,把他赶去睡地铺。
 
正准备板起脸换上强硬的态度,吉本像是心有灵犀般一溜烟滑下去乖乖躺到了地铺上,栉森还在愣着,妈妈已经打开门问吉本住得还习不习惯,待客套两句送走了妈妈后,吉本坐起来冲他挥了挥手,突然摸出兜里的手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你在干什么?”
 
“拍照啊,看不出来吗?”
 
“我当然看得出来,我是说,有什么好拍的。”
 
栉森抬手挡了一下闪光灯,吉本丝毫没有掩饰好奇心的意思,弯腰敲了敲床旁边的那个玻璃箱,又仰头摸了摸白炽灯的灯芯,才低头看向比他矮了一截的少年,露出标志性的笑容。
 
“いいねぇ——”
 
 
 
这一晚没有睡好,第二天醒来,栉森秀一发现自己躺在地铺里,愣了两秒猛地撑着身体坐起来,环视了一圈没看见那个家庭教师的身影。
 
“你醒了?早上好。”
 
吉本坐在他的桌子上,晃悠着腿,百无聊赖玩着手机。白炽灯从他背后打过来,一片炫目的白。
 
“你抢了我的床?”
 
“没有,你自己滚下来的。”
 
栉森秀一不相信他的说辞,吉本荒野脸上的笑容也可恶到仿佛在说就是他干的。但是没有证据,况且,上学要迟到了。
 
“啧,让开。”
 
等栉森慌慌张张收拾好东西,推着心爱的公路赛车离开车库时,朝阳已经温柔地对着大地倾泻下细碎的光,他眯着眼睛跨上车,把吉本做作的送别抛在身后。
 
“路上小心——”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