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半失踪人口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山组】天边烟火


*圣诞小贺文。

*社长校长,这回是纯爱。
 
 
 
12月24日,平安夜。

中心商业街上立了棵圣诞树,枝桠间挂着袜子和铃铛,顶端戴了顶五角星帽子,五彩斑斓的小灯泡将它装饰得分外有节日气氛。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周围来来往往的全是情侣,鸣海裹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一个人在寒风里哆嗦着,冻得直缩脖子。

“呼……”他往掌心里哈了口气,那点热度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心里那份虚无缥缈的希望。

“他真的会来吗……”

鸣海呢喃着,心里没底,或者说他觉得对方不来的可能性更大。

毕竟他只是一介校长,还是从公司里被贬去的,学校的偏差值还低可怕。

而对方手握数家酒店,旗下养着那么多职工,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社长。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他自嘲的笑了笑,还是没能把心底那点微弱又顽强的期待给掐灭在萌芽。
 
 
霓虹灯晃得人眼花缭乱,鸣海眨了眨眼睛,看着一对情侣手挽着手进了一家咖啡店。

他和那位社长也有过几次单独喝咖啡的经历,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有缘了,他总是能在下班途中碰到散步的鲛岛零治,第一次偶遇时鸣海既惊讶又惊喜,要知道他先前为了见这位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好不容易得到了五分钟的自我介绍时间,又以此得到了十分钟的推销时间,最后花了半小时说服社长给学校做投资。

期间对方一直盯着他看,害他最后不自在的摸了摸脸,询问他是否粘了什么脏东西。

结果鲛岛哼哼唧唧把头扭开了,嘟囔了一句什么鸣海没听清,只能看见社长藏在头发里通红的耳尖。
 
那次相遇鲛岛牛头不对马嘴表情别扭的说了一阵莫名其妙的话题,突然问他要不要去哪里坐坐。

鸣海自然恭敬不如从命,借此机会疯狂推销京明馆高中,说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他自认是超水平发挥了,没想到不知怎么得罪了鲛岛,让坏脾气的社长一推咖啡起身就走,留校长一个人不知所措满头问号。
 
更让人意外的是隔天鲛岛又来了,怀里抱着一只穿西装的玩偶猫,说是捡到的,觉得像他就带来了。

这回鸣海学乖了,虽然不知道哪里像他了,还是小心翼翼顺着鲛岛的话题讲,他是擅长社交这一块儿的,半推半就收下了奇奇怪怪的礼物,哄得鲛岛眉开眼笑,也不知道在高兴个什么劲儿。
 
偶遇就这样不温不火的持续了下去,大多数时候是碰不到鲛岛的,毕竟管理着这么多酒店,有时间遛弯才奇怪,虽然心里清楚,但一个人回家的傍晚,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鸣海正出着神,面前冷不防站了一个人影,从铮亮的皮鞋尖往上,笔挺的高级西装上方是那张弧度圆润的脸,对方冻僵的鼻头红红的,严肃的表情与可爱的样貌形成了反差。

竟然真的来了。
 
“什么事?”看鸣海呆呆的望着他,也许是等得不耐烦了,又可能是在掩饰什么,鲛岛吸了吸鼻子,开门见山的问。

“没、没什么事,就……”鸣海有些局促的裹了裹外套,手忙脚乱从兜里掏出被捂热的小盒子,把包装精美的礼物递出去, “圣诞快乐。”

“什么东西?”鲛岛追问。

“就、一点心意。”鸣海愣住。

“是什么?”不依不饶。

“……领带夹。”和预想中不同的反应,迫不得已,鸣海只好结结巴巴的回答。

“你把我叫出来就为了给我这个?”鲛岛顿时不乐意了,撅着嘴不肯接,也不在乎鸣海手那样举在半空会不会尴尬。

“我……”

鸣海跺了跺脚,更像是冷的,心也跟着凉了半截,懊恼自己自作多情,又止不住难过,鼻子酸酸的,眼看着手就要往回缩。
 
“我喜欢你。”

鲛岛毫不客气打断了他,伸手攥住了鸣海的手腕。

他刚从公司里赶过来,西装都没来得及脱,冒冒失失从暖和的室内跑出来和外边的冷空气硬抗,是最急切又纯粹的表达方式。

女秘书笃定的表情历历在目,抱着文件夹事不关己的明里暗里说社长拖得太久,校长先生说不定会交女朋友,然后送戒指,结婚生子。

鲛岛一听顿时坐不住了,纠结半天还是提前半个小时到达了目的地,下车徒步过去就看见他心心念念的家伙在吹冷风。

结果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白的时候,深蓝色的夜空猛然炸开一朵烟花,紧接着是第二朵、第三朵,接二连三,嘭嘭嘭响个不停,把夜幕染得一片绚烂,恰巧被掩盖了声音。
 
“什么?”

鸣海没听清,皱着眉头又问了一句。

他看见对面年轻有为的社长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眼神凶巴巴的恨不得吃了他,又不得不妥协,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又说了一遍。

“我!喜!欢!你!”
 
“……”

这回换鸣海呆住了,脑袋被搅成一团浆糊,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支支吾吾了半天,被恼羞成怒的社长摁着后脑勺吻了个结实。

牙齿磕碰在一起痛得他倒抽口气,两个人都是初吻,不得要领的胡乱吻着,舌头在口腔里不管不顾的舔舐扫荡,分开时双方嘴角都牵出了一条银丝。

鸣海满脸通红,呼吸急促,视线乱飘就是不敢看鲛岛。

这反应看得社长心花怒放,偏偏孩子气的想要答案,眯起眼睛扳过人肩膀逼他。

“你的回答呢?”

“啊、我……那个、给你!”

鸣海慌慌张张把礼物盒子往鲛岛怀里一塞,动作太匆忙让盖子开了条小缝,隐约可见里面闪烁的光芒。
 
 
是一枚戒指。
 
 
 
FIN.
 
 
*其实就是一个直男阴差阳错泡到了另一个直男的故事。

*Merry chrismas!🎉
 

评论(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