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磁石】等待戈多

 
*瞎掰,短打,慎入。

*补完。
 
 
 
二宫觉得自己卑劣极了。

他怎么能希望樱井翔分手呢?

多好啊,翔さん的女朋友温柔可爱,知书达礼,擅长交际,还有驾照,完全就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对象。

他应该祝福他们的,他应该那样。

可是他做不到,仅仅在碰面时保持笑容就花光了他全部自制力。他一直是懒洋洋的、同时又是通透且锐利的,想要什么努力一下就能得到,可是唯独这件事不行,只有他一厢情愿是不行的。

他一直在等。

他觉得他们会分手。

没什么理由,就是直觉。

可是二宫看着樱井和他的小女朋友吵吵闹闹,分分合合,折腾了许久都还是重新在一起。

希望迟迟不来,苦煞了等待的人。

更可恨的是每次他们闹矛盾都是二宫和也在安慰他,二宫无数次看着樱井絮絮叨叨买醉,那张好看的脸被熏得通红,甚至抛弃形象拉着他一起狂喝。

二宫推脱不了也跟着醉过好几次,每次都很想借着酒劲告诉他,不顾一切的告诉他。

可是不行,还不到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到了时候?

二宫不知道,没人知道。

相叶和松本从最开始的调侃到后来的担忧,就连最慢半拍的大野智都发觉不对了。

“你还不谈恋爱吗?nino。”

很多人这样问。

每次二宫都会神秘兮兮的翘起小猫唇,装作一切尽在掌握的模样,回答说:你们猜呀,说不定我结婚了你都还没摸到女朋友的小手呢。
 
 
最后是樱井翔结婚了。

请帖雪花般纷纷扬扬发给了许多人,婚礼当天热热闹闹的,樱井翔作为新郎笑容满面,意气风发,新娘美丽动人,天真浪漫。

好一对佳人。

宾客们这样祝福着,纷纷敬酒。

二宫也去了,他不仅去了,还是伴郎。

脱下家居服换上了百年难遇的西装,小小的个子竟然也气势十足。

他去敬酒的时候樱井正挽着新娘,那双大眼睛里的欣喜几乎满溢出来,看着她的眼神刺痛了二宫的眼球,酸涩充盈了狭小的心脏,太过满胀以至于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他说,新娘那么好看,翔さん还差得远呢。

揶揄着,琥珀色的眼睛眯成了一弯新月,什么情绪都看不出。
 
 
二宫真的等了很久,他一直觉得樱井翔会分手。

就算他结婚了也没关系,他可以等。

他有耐心,有时间,有信心,樱井翔第一个倾诉的人是他,生日时第一个送给他祝福的也是他,他们见过对方最失意的样子,他们是彼此的依靠,是最亲密的伙伴。

只要樱井翔分了手,他就可以,就可以——

就可以什么呢?
 
 
一直到很久以后,日落西山,四季秋冬,冰川消融,二宫和也才终于想明白。

就算樱井翔是单身,他也什么都不会说。

因为樱井翔单身了整整二十年,他认识了他整整八年,喜欢了他整整四年,也什么都没有说。

他舍不得告诉他。

舍不得把樱井翔拉下水,舍不得让一直富有原则、积极向上的翔さん面对世俗的眼光。

他不会这样做的。

他舍不得。

二宫和也自嘲的笑了。
 
活该他一直等,等啊等,等到樱花从枝头飘落,等到游戏机里的BOSS倒下再也站不起来。

活该他孤独终老,漂泊无依。
 
 
 
 
 
 
  
 
 
 
 
 
樱井翔又何尝没有在等呢。
 
从相遇时的十二岁,从一见钟情到心灰意冷,他们认识了多少年,就等了多少年。

年少轻狂,不知道那份感情是什么,只知道往前冲,拉着他的手一起往前冲。

他们亲密无间,在学校里所向披靡。

后来长大了,懂事了,樱井翔无数次看着二宫和也的侧颜,看着他翘起的唇角,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睛。

欲言又止,从未开口。
 
 
然后有一天,他鼓足勇气,心形的唇瓣开合了几下,说。

“那个……”

他们同时出声,相视一笑。

“你先说吧。”

又一次,心有灵犀,默契得令人艳羡。

“那我可就说了。”二宫清了清嗓子,表情郑重又不着调,火车跑得呜呜响:“春天到了,翔さん也到了该谈女朋友的年纪了,你看——”

“说得是呢。”樱井翔飞快打断了他,别过头,强颜欢笑,“我会尽快找到的,nino也是哦。”

心有不甘又不得不认,好不容易成型的勇气被飞快打散。

他害怕听见更多推开他的话,也因此错过了二宫欲言又止的神情。

樱井翔不知道二宫想说的其实是,

你看我怎么样。

虽然是男孩子但胜在好养活,不麻烦,除了爱打游戏没别的缺点了,偶尔投喂一块汉堡肉就能升好感,是不是很划算。

就算失败了也可以用我开玩笑的当借口,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很有坚决不吃亏的二宫式风范。

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
 
 
然后樱井翔没隔多久就交了女朋友。

是个很符合他要求的女孩子,聪慧又可爱,可惜眼睛不是琥珀色,唇瓣也不像一只猫。

他惊觉自己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已经晚了,女孩子都是敏感又多疑的,轻而易举就察觉到了他的心不在焉。

于是他们吵架、冷战。

樱井翔每次都会去二宫那里大吐苦水,说女孩子的心思真难猜,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暗示。

二宫却一无所觉似的,甚至樱井翔故意喝得烂醉如泥、把二宫也灌得烂醉如泥,都没能如愿听到一句他想要的答复。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等得久了心就冷了。
 
 
后来他和那个女孩子结婚了,他决定好好对她。

婚礼很热闹,所有亲朋好友都来了,二宫也来了,一身西装衬得他精神抖擞,摆脱了宅男的邋遢样,细细看去竟也是一表人才。

他早就知道的,他早就知道他喜欢的人很好看。

樱井翔看得入迷了,直到新娘拉了拉他的胳膊才回神,重新混迹于宾客中,如鱼得水,谈笑风生,是生来就属于社交场合的。

然后二宫过来,给他敬酒。

樱井自知没办法和他对视,怕他的眼神出卖他,只好时不时看一下身侧的新娘,爱意缱绻。

二宫死性不改,夸他的新娘好看,还不忘损他。

樱井翔哭笑不得,心脏的疼痛已经不甚清晰,在时光的打磨下波澜不惊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怦怦,怦怦。

逐渐归于死寂。
 
 
从暮雪到初春,嫩芽抽长又枯黄。

久到鲸鱼化为一座孤岛,枫叶腐烂在泥土里。

他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二宫和也不会说的,本来他们之间也什么都没有,一厢情愿最是可悲。

可又忍不住期待。

如果他分手了呢?

樱井翔忍不住这样想,又很快打消这个愚蠢的念头。

他单身了二十年都是一场空,再久又能怎样?

他有勇气面对世俗的眼光,他有能力冲破重重阻碍,他只在一个人面前兵败如山倒。

那个人叫二宫和也。

那个人对他说:翔さん也到了该谈女朋友的年纪了。
 
 
所以他有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朋友,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了令其他人羡慕嫉妒恨的顺利人生。

他沿着既定的轨道,按部就班,从不逾矩。

但还是缺了什么。

缺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他等了二宫和也一辈子。
 
 

评论(22)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