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半失踪人口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天冷了

 
*来块榎吉小甜饼。
 
 
 
 
「阿径、快开门啊——」
 
吉本荒野站在门外,把防盗性能非常良好的门板拍得震天响。
 
锁匠选取的商店地址在地下,还要走一个通道才能到外面,但风是不管这些的,硬是从地面上吹进来,把只穿了一件T恤和薄外套的家教冻得瑟瑟发抖。
 
他鼻头红彤彤的,耳垂也是,几乎快没有知觉了。
 
榎本径生气从来都是冷暴力,不言不语不闻不问,任你把嘴皮子磨破说出朵花儿来都当没听见。
 
吉本荒野嗓子都快喊哑了。
 
「阿径、是我不好,我不该夸隔壁的妈妈桑漂亮、不该吃她投喂的天妇罗、不该——」
 
他噼里啪啦罗列了一大串罪行,尽是些逗猫惹狗的风流往事。
 
榎本径在屋里喀喇喀喇修锁,吉本低沉磁性的嗓音经过窃听器的过滤有些失真,不大不小回荡在室内。
 
他一抬头就能从小电视里看见外面的场景。
 
屡教不改的家教靠在门上,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交付了出去,有一搭没一搭喊话,就是赖着不肯走。
 
锁匠有些疑惑了。
 
稍微分出了更多注意力,然后听见了吉本荒野夹杂在鬼哭狼嚎里低了八度的真实诉求。
 
「阿径,外面好冷,我不想睡公园的长椅,我想睡你——」

「不然你睡我也可以——」
 
让他冻死算了。
 
这样的念头刚一闪而过,榎本径就听见吉本荒野接着小声嘟囔。
 
「除了你这里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沉沉叹了口气,明知道吉本是故意装可怜,榎本还是每次都上当。
 
他停下手里的动作,把小撬棍放回桌上,起身去给死皮赖脸的家庭教师开了门。
 
迎面而来的除了冷空气还有某条大型犬。
 
吉本紧紧抱住比他矮了许多的锁匠,把脸埋在榎本径毛绒绒的针织衫上蹭来蹭去,贪婪的汲取热量。
 
榎本一动不动安静的任由吉本撒娇,缓缓抬起手抚了抚对方上翘的发尾。
 
「阿径——」

「我在。」

「你不放我进去我就要露宿街头了。」

「不会的。」
 
 
 
 
 
 
 
哎,他的小锁匠肯定不知道他是认真的。
 
天气这么冷,榎本径不开门他就只有去睡公园的长椅了。
 
因为除了这里他真的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榎本径当然知道。
 
所以无论多少次,不管吉本荒野做了什么,他总是会给他开门。
 
天气冷了,两个人抱在一起比较温暖。
 
 
 
 
 
「把门关上吧,吉本先生,我们做些运动取暖。」
 
「いいねぇ——」
 
 

评论(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