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山组/OS】付之一炬(1)

开新坑了!之前的没有标章数,重来一次ww

USERNAME:

 预警:大逃杀/ABO/后续有R18/有血腥乃至死亡情节/3P可能


是本体+每人一个衍生。


本章轻微大宫(暂时还是友情向


 
 
 
  @是谁杀死了INK :大家好我是INK,这篇是和有门(他三分钟前刚乱起的名)太太一起写的ABO大逃杀。 
设定剧情已经大致定下来了,但里面的cp除了山组暂时还没有定,大概是看呼声(?)和剧情安排来凑www
更新时间和谁写哪部分都是随机的,会努力融合两边的风格,敬请期待!   






——————————————————————




大野智醒来的时候花了一大会儿反应过来。


众所周知,他总是在各种各样的地方睡着,有人在的地方没人在的地方,摄像机拍得到的地方拍不到的地方。


但醒来发现在完全不认识的地方,这有点超出常识了。


「咳。」


他清了清不知道睡了多久以至于有点黏糊的嗓子,从草丛里爬起——只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放眼望去连棵眼熟的树都没有,于是大野智又低头看了看周围。


有个不眼熟但有些亲切的背包躺在不远处。


大野智伸手把它够过来,看了眼标签写着“Satoshi Ohno”,他就放心地把包拉开了。


两包速食饼干(咖喱味和海鲜味),一瓶水,一捆绳子,一小盒药丸。……啊,还有把刀。


看起来像野外求生用的那种,带锯齿不反光的军刀。


大野智会用这东西。


拜节目上各种各样的企划所赐,他们这样的偶像都是个小全能了。


大野智看了会儿,把刀原样放回了包的底层。


他把背包甩到背上单肩背着,仰着脖子想记下这棵树——这时候,大野智才意识到脖子上有个东西。


他好久不戴项链了。


摸了一下,很合体温,也可能只是被大野智睡了那么久暖热了,所以他才一点儿没意识到。


硬邦邦的,也找不到个按钮,后颈上好像有个小小的显示屏,但大野智看不到。


慢慢摸了一会儿他也就放弃了,照原计划记下这棵树,随便挑了个方向——




「智君?」


一颗发型整齐的黑脑袋从树丛后面冒出来。


大野智身体紧绷了一瞬间就放松了下来,那颗脑袋也露出稍微放心了的表情,继续钻出身体来,树叶从这个人肩膀上呲溜滑下去,樱井翔凑到大野身边。


「这是怎么了?」


「我也想问啊。」


樱井苦笑了一下,肩上规规矩矩双肩背着个和大野差不多的包,他飞快确认了一下大野的状态,在瞄到完美做好了的发型和项圈时分别顿了一下。


「可能又是什么企划,这次真的完全没告诉我们啊……」


毕竟东西和服装发型都收拾好了,这种游戏一样的展开,除了工作还能有什么解释。


「是呢。」


大野智没什么意见地应着,口气软软的,但视线扫过周遭寻找摄像头的方式透出他对突发工作的不满。


终于,大野智去看樱井翔脖子上的那个环了。


他一伸手,樱井翔就顺从地仰头露出喉咙,大野智小声咔咔地用指甲抠了抠那玩意儿,说搞不懂。


又换樱井翔去摆弄大野的项圈,他的手指碰到大野智颈后,大野智也顺从的低头下去给他看脖子后面,显示屏上什么都没有。


樱井翔有些不安,头疼地吸了口气。




这口气还在途中被打断了。


「嘶」


「嘶?」


大野智重复了一遍。


「不是我」樱井翔解释「这东西……」


「嘶、嘶」


噪音嘈杂的响了一阵又戛然而止,随着声音播放,他们的项圈在颈上轻轻震动。


「现在你们都醒了」合成的女声好声好气地说着「我来为大家说明一下规则」。


樱井翔和大野智都不动声色地稍稍放松了下来,这越像个游戏就越说明是工作。


「我们提供了基础的物资,其他要靠你们自己去寻找或夺取。」


「而物资总有消耗殆尽的一天,只有一个人能离开这里。」


「那就是,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人。」


「请不择手段的、为了生存而拼命吧。」


「哔。」


她用有点滑稽的音效结束了称不上通知的通知。


樱井翔和大野智对视一眼。




「毕恭毕敬的说着过分的事啊!」


大野智皱起眉头大声感慨了一句,效果上来了,樱井翔也夸张地一下坐到地上。


「真是的——这种企划不给我们点时间怎么酝酿得出情绪啊?」


既然没有通知,那么稍微出戏也是卖点之一。


两个人赖了一会儿,四周寂静无声。


没有制作人说这没法进行下去,也没有AD在哪儿举着题词卡。


樱井翔抓抓头发又站起来了,摸着嘴唇思考着什么。大野智就把动脑子交给他,漫不经心去拍樱井翔屁股上沾的草屑。


他做节目基本不看流程,但樱井翔会看的。




樱井翔被拍着屁股,怪担心毫无方向感只知道前后左右的大野智的,左思右想也没有分头行动这么个道理,干脆带着他去了自己醒来的位置,那儿有个乐屋大小的木屋。


两个人把地方收拾了一下,好让木屋看起来不是废弃在这儿几十年了。这么大的布景应该不会只用一次,恐怕是个长期企划。


大野智意外的勤快,可能是从整理木屋中获得了什么乐趣,樱井翔这边正确认木屋的坚固度,一扭头大野智已经徒手用烂木板搭了个小桌子,正在从包里拿出绳子捆好定型。


「…………」


樱井翔看出来大野智心情恢复了不少。


「灯灯灯凳!」


大野智举着小桌子,满脸满意。




于是他们挤在这个小桌子边上开商讨会,暂时只有两个人,樱井翔把他包里的东西拿出来摊在桌子上,大野智也有样学样。


他们包里的东西有些不同。


比如大野智拿到的是刀,樱井翔手里有把枪。


再比如大野智拿到的是盒黑色的药丸,樱井翔的黑白各半。


大野智打开药盒嗅了一下,不太感冒地抬头吸了吸鼻子。


「抑制剂。」


樱井翔懂了。


他们当然有不同之处,他和大野智不同的地方简直太多了,但是,还有一个比他在主持大野智在睡觉来得要更鲜明的区别。




——大野智是个Alpha。


抑制剂几乎是长期旅行必备的药品,Alpha也有易感期,在那几天会更容易受到Omega影响,而且情绪上的攻击性也会变强,用抑制剂可以抵消一大半。


不过说实话,樱井翔没见到过大野智富有攻击性的情况,节目上也总是为了配合综艺效果,这个人总是很温柔,不会和别人吵架——或者说,他其实讨厌干涉别人。


因为不在意,容忍度很高,所以温柔。


但他又确实拥有Alpha的独立性,强大而自作主张,平时都是樱井翔和松本润来做点什么,但要是大野智开口了,他们都会听他的。


樱井翔说不清楚,但这不全部因为大野智是Alpha,主要因为他是大野智。


至于樱井翔,樱井翔才不是Alpha。


Alpha容易独裁,强硬而擅长处于领导地位,不是什么坏事,但樱井翔更倾向于纵观大局,调和气氛,说是主持也偏向于按部就班的执行和引导。


樱井翔是个Beta,而且是规划精确到分钟的工作狂,Beta中的Beta。


起初商讨会几乎都是他和松本润两个人在说话,然后剩下三个人再不时提提想法。大野智一点儿都没Alpha样,好像也是反差萌的一部分。


但松本润……


樱井翔递给大野智白色的药丸让他嗅了一下,大概有什么和Alpha信息素类似的东西,大野智排斥地皱了皱鼻子,说是Omega的抑制剂。


「得快点和其他三个人汇合啊。」


樱井翔琢磨着,本能地把Arashi剩下三个人划了过来。


说得也是,他和大野智都在了,既然是工作,不可能少了另外三个。




木屋乍一看不怎么牢靠,但实际上还挺靠得住的。


大野智呼吸均匀,盘着腿,用一个松松垮垮的懒散坐姿窝在角落,保持着这个状态一动不动。


如果不是弄出点动静他会看过来的话,樱井翔几乎要怀疑他睡着了。


毕竟挣扎眼睛睡着的事情这家伙也不是没干过。


樱井翔又一件一件把东西放回背包里,大野智就这么待着,似乎不打算为节目的看点做出点贡献,正在给自己充电。


……闹别扭了,这个人在闹别扭了。


要是二宫和也在这儿大概会大声吐槽出来吧,但眼下和大野智二人独处的情况让樱井翔有点难办。


毕竟手机什么的都没有,几乎就是剥光了换身衣服还套上了莫名其妙的项圈被扔到这里,觉得不爽一点都不奇怪。


不过再怎么说也是工作,虽然脱离原本的行程计划让樱井翔有点焦躁,但他进入状态也进得很快。


大野智却做不到——或者说,他不想这么做。


于是他闹着点儿只有亲近的人才能察觉的别扭,不去制造节目看点也不主动说话,乍一看和平时没两样,但其实根本不是工作的态度。


也有个原因是,这虽然看起来完全是工作,却找不到一台摄像机,藏得太隐蔽了,大野智没有工作状态。


硬要他做倒不是不会做,但没人催他一下的话就不想做。


「兄さん」


樱井翔放好背包,喊了一声。


之前那段大概会在后期里被快进播放吧。想着这样的事,樱井翔蹲在大野智旁边和他商量。


「那我们先分头行动,找找其他人或者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疑的建筑物之类的。刀还是你拿着,路上做点标记。」


大野智有点小路痴,樱井翔忘了从哪儿知道的了,但稍微有点印象。


樱井拿着刀递过来,规规矩矩用柄的方向对着他。军刀有点实在太锋利了,搞得大野智对“刀尖冲着樱井翔”这件事稍微有点恐惧,于是他很快接过来把刀尖垂向地面,应着「好」又嘟囔起「这游戏真危险啊」。


「不要走太远,看天有点暗了就回来哦!」


樱井翔临走前又叮嘱了一遍,大野智照旧顺从地说着「好」。




应了和没应一样。


我该知道的。


外套拿去裹着水果了,樱井翔搓着胳膊在木屋前转来转去,一小半是因为对游戏程序不清楚的焦虑(以及大野智不知道搞什么去了的不安感),主要是他确实有点冷。


不知道那个人的“有点暗”和我的“有点暗”是不是一个意思啊?


早知道就说太阳的角度了,樱井翔擦了一只苹果,咔嚓咔嚓地咬。


咔嚓咔嚓。


咔沙


沙沙


脚步声。


樱井翔停止咀嚼,沙沙声也没有消失。


「你没蒙我吧?」稍显尖锐的嗓音远远飘过来,又逐渐近了。


「就是这边……大概。」


大野智摸了摸鼻子,低头避开一个树枝踏上这块,远远的看见露着半截胳膊啃苹果的樱井翔,于是热情地挥了挥手。


「翔君!我把Nino带来了!」


樱井翔一开始是开心的,不管怎么说大野智总算回来了,还带了一个。但当他看清大野智的样子后,喜悦半途凝固在脸上,微张着嘴改变成惊吓。


深红色凝固在军刀锋上,就握在大野智挥舞的那只手里,二宫和也下巴搁在大野另一边肩上,看见樱井翔后歪出一个笑容,说「哟」,眼睛亮晶晶的。




让大野智清楚的解释一遍实在难免变得抽象,于是樱井翔跳过正主,直接去问二宫和也了。


事情似乎是这样的。




「Nino——相叶ちゃん——松润——」


「二宫——和也——」


「相——叶——雅——纪——」


「松↗——本↗——润——!」


大野智胡闹完,开始觉得大声喊话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了,于是开始安安静静的找,当时二宫和也正在和条狗纠缠,叫得蛮大声的。


等大野智赶过去的时候二宫快跳到树上了,又爬不动树,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二宫和也费尽口舌说那是条凶猛的野狗,大野智说只是长得有点丑的小狗而已。


总之,二宫和也一开始还顾忌这狗是不是做完工作要好好还给饲养员什么的,大野智没那么多条条框框,虽然也觉得不太好,但最后被野狗闹烦了(那牙齿也看起来确实渗人,不是可以由着它胡闹的程度),一刀解决了下去。


「Nino被吓到时候的味道太刺鼻了。」


大野先生本人如此辩解着。


「搞得你平时嗅得到一样。」


二宫先生反唇相讥。


二宫和也是个Omega。


说起来也好笑,二宫和也性别分化的时候大野智就在他家玩,二宫在那边打游戏,大野智好像在研究地板的纹路,等二宫突然啪地把游戏机摔下去时大野智只是抽了抽鼻子,说了一句。


「你家柔软剂煮开了?」


二宫说你家才柔软剂煮开了,你沐浴乳都煮开了。


二宫和也闻起来带着种干净的香味,淡淡的,说不清楚,但总之挺时尚的。大野智不怎么被影响,但也不讨厌这个味道。


把狗搞定后两个人陷入了一小段寂静,确定没有工作人员出来警告之后气氛又缓和下来,大野智一边解释他和樱井翔的情况,一边因为取笑二宫和也而被推搡。


Alpha想保护Omega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这也属于本能的一种。樱井翔确认他们没碰到什么特别危险的事后松了口气,大家拿着水果举案大嚼,水果种得意外的很好,简直像商品一样。


天色快暗干净后三个人才意识到另一个关键的问题。


冷是一回事,而且还没有灯啊。


三个人最近都不习惯早睡,而且他们最好再弄点什么出来当做今天收录的最后亮点。二宫和也半开玩笑的赶大野智去钻木取火,大野智搓了一会儿就甩手不干了,他尝试了各种各样加快速度的办法,手心像拧瓶盖拧不开一样红了一片。


「请给我打火机。」


因为找不到staff,他只好仰着头对屋顶提出要求,二宫一边做好早睡的心理准备,一边上去闹大野智。


大野用有点发热的手捂在二宫两边脸颊上抵抗,二宫的脸软得像棉花糖一样,被他一捂一动就糊出个奇怪的表情,两个人倒在木屋地板上闹,樱井翔就把看点交给他们两个了,只负责发出笑声作为BGM。


「唔」


二宫和也冷不防捏了把他的大腿,大野智痒得一松手,二宫就直接掉进他怀里了,大野智有些懒得闹了,就伸出手抱了抱怀里的同事,脸颊蹭在二宫头发上,意为和好。


叮铃。


叮铃铃。


几乎是在他抱住二宫的两秒后,奇怪的东西从窗口飘进来了。


小型的气球吊着个塑料盒子,完全进到屋里后就啵一下破掉,把盒子哐啷落在大野智胳膊边上。


二宫率先爬起来拿着盒子打开,大野智瞄了一眼。


「……啊。」


「是打火机。」


…………


樱井翔停下了收拾睡觉地方的手。



评论(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