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失踪人口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榎吉】生活就像巧克力





吉本荒野瞄上那个人很久了。


就那个,喏,一年四季都穿着一身烂俗针织衫的安保人员,开着一辆面包车东跑西跑,好像开锁很厉害,偶尔还会和两个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男女,一同进出听说出了人命的住宅。

半大少年鬼鬼祟祟缩在墙角后面,用老式手机对着那边正在交谈的人连拍了好几张,然后将作案工具揣回兜里,垂下脑袋的瞬间正好错过了十米开外从镜片后方投射过来的视线。


吉本荒野确定这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真的。那个四眼仔看起来就是个软柿子,独来独往,唯唯诺诺,除了用那张毫无杀伤力的圆脸盯着客户看,什么都不会做,受到了投诉也只是简简单单的道歉,异性方面更是糟糕,不仅不会主动出击还老被女人纠缠,让他唾弃又羡慕得不行。

这不,他几次忍不住在跟踪时偷偷吹了好几声口哨,将锁匠手足无措的应付看在眼里,早熟且充满恶意地揣测这货说不定是个GAY,还是下面那个。

但抛开这些,那绝对是条大鱼。

也许其他人会因为安保公司职员这个普通的身份忽视他身上的物品,但拥有丰富经验的和毒辣眼光的吉本荒野不会。


那副乍一看完全是宅男标配的黑框眼镜是有名的大品牌RAY-BAN;毛衣是FRED PERRY的,还特么一天换一件;那条不起眼的红条纹领带是IVY PREPSTER,售价9,800円;随手掏出来塞进耳朵里的耳机是日立マクセル;脚上踩的皮鞋是Burberry Blacklabel——全是许多白领都买不起的奢侈品,不怪向来挑剔的吉本荒野盯上他。

穷得叮当响的扒手低头瞅了眼自己脚上破破烂烂的球鞋,恨得牙痒痒。天知道他认出这些牌子时有多痛并快乐着,万恶的有钱人,看我不偷得你喊爸爸。


在内心疯狂叫嚣的吉本小屁孩儿最终灰溜溜的走了,已经跟踪了这条大鱼半个多月,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对榎本径(身上的物品)一见钟情的吉本决定选择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下手,确保万无一失一网打尽。




然而择日不如撞日,计划赶不上变化,吉本做梦都想不到他会干出他最不耻的事情。


穿着肥大卡其色外套的少年在光天化日之下,箭一般从人群中冲出,抱起一个黑色的公文包拔腿就跑。

而貌似被抢了包的人神情一怔,推了推眼镜站起来,不仅没追反倒制止了想要见义勇为的路人,在对方看白痴一般的眼神中慢吞吞原路返回钻进自己的面包车,不紧不慢早有准备似的驶向偏僻的城郊。




吉本荒野在他的简陋公租房里大口喘气,他一直觉得抢劫是一件非常没有技术含量的事,但刚刚那个机会太好了,他的目标用端端正正像小学生一样坐在街边长椅上,甚至连手都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而他眼红了好久的黑色公文包就那样大大方方搁在旁边,简直是在对他说:快来抢我呀,快来呀。

于是吉本就顺从内心小恶魔的呼唤,绕到后面抓起包一路狂奔,没有停歇地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对,是房子,这个地方根本不能算作是家。而那个一看就很好欺负的被撵到了地下室的安保人员,也确实如他所料没有追上来。


“呼……”吉本一屁股坐到了老旧的沙发上,坐骑随着重量危险地摇晃了两下又归于平静,他没有像以往那样顺口抱怨两句,他现在心情正好,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爱不释手地把玩他的战利品。

“いいねぇ——我要开动了!”终于看够了,吉本荒野双手合十假惺惺地叫了一声,旋即小孩子心性毕露,迫不及待拉开了公文包拉链,然后立刻咒骂出声:

“操。”

黑色的公文包里躺着一个黑色的手提箱,就是那种很典型的,电影里劫匪让银行职员往里装钞票那种。吉本觉得他像饥渴的沙漠旅人抱着一颗敲不烂的椰子,他不知道这里面装着什么,但从上面的密码锁来看应该是值钱的玩意儿,或者干脆就是钞票。

“我怎么就忘了这家伙的尿性,”吉本骂骂咧咧的随手乱拨,看样子是要把四位数字全部拨对才能打开箱子,可他对密码锁一窍不通,也不敢随随便便拿赃物出去找人捣腾,“我早该知道那个闷骚的四眼仔的钱不会那么容易拿到,明明哪里都很弱鸡这方面倒是特别有一套。”

“密码是3104。”

急得抓耳挠腮的少年下意识听从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把数字拨了过去。

「咔哒。」

这一声宛如天籁,吉本飞快打开折磨了他十几分钟的手提箱,然后跟被定住似的瞪大眼睛一动不动。

“这是……谁……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榎本径,东京综合安保公司一名普通员工,兼职破解密室杀人案。”

是刚才的声音。

吉本荒野迅速扭头,一个小时以前被他抢了东西的软柿子倒霉蛋正站在门口,从容不迫地看着他,声线平稳地用讲述案件受害人生平的语气陈述。

“盗窃惯犯吉本荒野,十七岁,两年前因不明原因辍学,现独自居住在城外的安置房内,靠偷盗维生——可惜技术不怎么过关。”

说到这里,榎本径停顿了一下,吉本荒野甚至觉得这家伙笑了。

糟糕,失手了,碰上的不仅不是软柿子还是颗硬钉子。

吉本觉得手心里全是汗水,他不断拿眼角余光去瞟手提箱里成沓的照片——全是他作案时的抓拍,他怀疑职业侦探都没办法把时机掌握得这么精准,要是这些照片流出去……不行,他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没有完成,不能在这里被抓。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我……那什么……”

“我原以为你会早些出手的,没想到忍耐了这么久,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

榎本径不受影响地点评着,一步一步笔直地走近明显紧张得不得了、又不肯表露在脸上的少年。

“等等!别再过来了,我不偷你的东西了!”吉本荒野看似破罐破摔地颓丧垂头,被冷汗打湿的刘海凌乱地贴在额头,将阴狠的眼神隐藏起来。

如果榎本径敢过来,他发誓他会用尽一切手段保障自己的人身自由。


出乎意料的,脚步声停住了。

吉本荒野这次确确实实听到了笑声,微不可闻又真实存在。

“我不会将你交给警察。”

榎本径开口了,语气依旧波澜不惊,冷淡又直接地问。

“我来这里只是想问——要跟我走吗?”

吉本荒野反应了几秒钟才明白过来他听到了什么,猛地抬头,对方居高临下的姿态刺痛了他的眼球。

“密室已破,你再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了。”



TBC.







*虽然打了tbc但并不保证有后续(x

*榎本径那一身装扮的具体品牌来自百度,真的是很有钱了

*难得一次没有写肉,35岁×17岁还是有点下不去手…

*随便看看就好了,全都是胡编乱造!( ˘•ω•˘ )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