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半失踪人口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吉榎】Never Back


*


「吉本先生,请将我从、喜欢您这件事中拯救出来吧。」

「いいねぇ,这有什么用处吗?」

出乎意料的,面对锁匠鼓足勇气的变相告白,吉本荒野只是挑了挑眉反问,无论是内容还是语气都过于随意了。

「……」榎本径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虽然预料到不会顺利,也没想过会得到这种答案——无论是指的这份喜欢,还是这个请求。最终还是垂下眸实话实说,「抱歉,没什么用处。」

「有什么好抱歉的,这不是挺好的吗?人总是有一两件毫无用处却全身心投入的事情。」也许是等得太久,吉本荒野换了副安慰的口吻,嗓音里饱含笑意。

「不是的……不是的。」他重复着,声音断断续续,固执又卑微,「喜欢您,并不是、毫无用处的事。」

「可你刚才不是自己说没有用处吗?你的喜欢能让我变得富有,一夜成名,还是余生无忧?或者让我生活充足起来,更有意义,还是产生新的远大目标?」

吉本变得不耐烦起来,字里行间全是讥诮。榎本径看起来像被连珠炮般的质问震慑住了,他本来就不善言辞,此刻更是如鲠在喉,嗫嚅着无法回答。

「……您说得对,这不能改变您的生活,但是,我希望您知道,……您并不是……一个人。」他最终还是将这番话完整的说出了口,心脏跳得很快,并没有脸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他做好了准备迎接可能到来的嘲讽,吉本却没有再说一句话,沉默着弯腰捡起地上随手乱扔的大挎包,连告别都没有,留给榎本一个无情的卡其色背影,仿佛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榎本径没有追上去,定定杵在那里,脚下生了根似的无法移动分毫,默不作声目送他离开。



一连十几天不见那个蹭吃蹭喝、死乞白赖的家庭教师,尽管锁匠还像平时一样研究古锁、破解密室,却瞒不过心思细腻的女律师。

「榎本さん、榎本さん!」青砥纯子拼命在榎本径眼前晃动右手,终于召回了对方飞到九霄云外的思绪,「你怎么了?最近都心不在焉的样子。」

榎本径意识到他又走了神,不过是屋主餐桌上摆放着没吃完的海鲜宴,就看着残余的赤贝自顾自出神,这不是好现象。

「抱歉……刚刚说到哪儿了?」

「受害人吃过晚餐——」

「受害人吃过晚餐,就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没有给青砥追问的机会,榎本径继续说了下去,「然后凶手跟过去敲响房门,装作……」

长篇大论后,逻辑严密的推理停在了最关键的部分。

「剩下的,明天再说。」

「哈?!你小子又给我来这招!!」

无视拍案而起的芹泽律师,榎本径背起工具箱急匆匆转身离开。


 
月色深沉,华灯初上,夏日的晚风裹挟着凉意,很好的吹散了心头那丝燥热,那抹红色慢吞吞漫步在街头,没前行多远就被逐渐拔高的清亮女声叫住了。

「榎本さん——」青砥纯子踩着高跟鞋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

「有什么事吗?」榎本径停下来转过身看着她。

「榎本さん,你是不是失恋了?」青砥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期待又像是苦恼。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榎本さん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经常走神,叫你要好几次才回答,带和果子去也不吃,虽然表情和之前一样看不出什么,但明显瘦了很多,无论怎么看都是失恋了吧!」

青砥掰着手指一一列举,她很好奇榎本径这种看似恋爱绝缘的类型会喜欢谁,又希望自己猜测错误。因为现在的榎本径看起来真的不太好,脸颊的弧度不复圆润,隐约可见一丝棱角,身形也更加瘦小,被包裹在红色的针织衫里,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下。

但他不会倒下。

这幅场景落在榎本眼里似曾相识,数不清多少个工作日以前,也是这样的夜晚,他们也在谈论这样的话题。当时他既尴尬又不自在地转移了话题,回避了青砥兴致勃勃的询问,呐呐地用反问堵了回去。而这次他没有再那样做了,榎本径唇瓣微翕,微不可闻轻声应下。

「……嗯。」

「诶?」

「我失恋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诶?!!」



榎本径失恋了。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又证据确凿的事实。

理论上来说吉本荒野当时并没有直接拒绝榎本径,因此谈不上失恋,但所有人都忘了那个喜欢不请自来的家庭教师是个不折不扣的行动派。


吉本荒野再次出现时,身旁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子,甜美可爱的外表能轻易俘虏绝大多数男人的心。换做以前的榎本径,无疑也是会欣赏的,但此刻看着对方挽着吉本胳膊笑靥如花的模样,心里某个角落就突兀地疼痛起来。像是有人拿小锤子,轻轻地在他柔软的心脏上敲了一下,钝钝的痛。


「下午好呀!榎本さん。」

他们在繁华的商业街相遇,吉本荒野笑得见牙不见眼,精神抖擞地挥手跟他打招呼,不躲不避,坦然得像没发生过那件事。

「吉本先生。」榎本径顿了一下,停下脚步。他很少步行出门,只是碰巧约定见面的人住在商业中心,他的车无法驶入才用走的。此刻他恨不得原路返回,却鬼使神差地点头回礼,视线与女孩子清澈的大眼睛交汇,立刻错开,抬腿就准备迈步走人。

他不想听吉本荒野是怎样介绍她的。

吉本荒野却没有放过他的打算,笑眯眯揽着女孩子的肩膀,拦在榎本径面前,用低沉磁性的嗓音说:「这是我的女朋友,立花真希。」

榎本径呼吸一滞,绕过他一言不发离开了。



人怎么能残忍到这个地步呢?

榎本径曾在解决某个手段血腥的密室杀人案后坐在工作台前,用困惑的语气如此询问吉本荒野,当时吉本愣了愣,刘海下的眼神闪烁不定,最后吊儿郎当地笑着回答他:

因为现实是,残酷的啊。


那么您,为什么能残忍到这个地步呢?

榎本径在修锁的间歇里这样想着,一句「请保持安静」却卡在喉咙里,迟迟无法说出口。

吉本荒野正带着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坐在他身后的木桌上,一刻不停地嬉闹着,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讨论什么,不时发出开怀的笑声。

从他们再次相遇起,吉本荒野就恢复了之前有事没事骚扰他一下的状态,区别是他会带上他的女朋友,理所应当,毫不避讳,重重地、一下又一下刺在榎本径千疮百孔的心上。

他努力忽视他们耳鬓厮磨时的轻声耳语,忽视他们垂在身侧十指相扣的手,忽视吉本将自己桌上的和果子喂给那个女孩时专注用心的神情。

吉本荒野怎么能做到这个地步?

榎本径觉得他真的很努力了,努力压下心底一波一波上涌的酸涩,谁也不知道古板镜框后的那双眼睛蒙上水雾又被风吹干,鼻头酸涩难忍,用过几次纸巾擦拭鼻水后干脆谎称感冒,闭门不出一心修锁,调整好状态再打开安保商店的门迎接那个神出鬼没的家庭教师。

不是没试过拒绝,但是在他发现时,那个大大咧咧把玩他锁具、将学生家长做剩的晚饭带到他这里来吃、不顾他沉默以对唾沫横飞地讲白天发生的趣事、时不时对他动手动脚捏脸摸屁股的家庭教师,已经成功将锁匠的玻璃房子砸出了裂缝,要再修补回去谈何容易。

远在天边的思念和近在咫尺的利刃,榎本径选择了后者。

可他都这么努力了,还是敌不过粉红泡泡的成串攻击。


「咔嗒。」

锁孔发出令人牙酸的闭合声,暖黄的灯光变得晃眼又刺人,锁匠猛地站起身,在锁头和工具凌乱的翻滚碰撞中干脆离开了狭小窒涩的空间,嗒嗒的脚步声不知敲在谁心上。


沉默像荆棘一样蔓延。



「老师,你刚刚是故意的吧?」立花真希似乎才从变故里回神,下意识就去看对面的男人。

「什么?」吉本荒野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结婚啊!结婚。」立花真希拿这副表情的吉本荒野没办法,又忍不住不赞同地皱起眉,「老师明明也喜欢他吧,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孩子就不要在意这么多了,这次也麻烦你了,水上。」吉本荒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拍拍挎包抬了抬下颚示意女孩子和他走,转过身去时自言自语般嘟囔了一句,「差不多了。」

「等我一下田子老师!」水上沙良手忙脚乱拿起自己的包,边追边噘着小嘴抱怨,「能帮老师我也很开心啦……但是结婚这种事,即使是为了达到目的也不能乱说啊。」声音渐渐弱了下来,回想起刚刚的“求婚”,水上叹了口气。


「我们结婚吧?真希。」

就在这句仿佛不经意间抛出的问话后,穿着驼色针织衫的锁匠就失态地起身就走,而水上沙良分明觉得面前的田子雄大是在透过她看着别人。


「老师……你在害怕吗?」

停在门口等吉本荒野将门反锁的时候,心直口快的女孩子控制不住地问了出来。

拿着钥匙的人手一顿,旋即咔嗒一声锁上了门。就在刚刚,那个视锁如命的男人,放着一屋子名贵的古锁,连门都没锁就走了。

就在水上以为吉本不会回答时,她崇敬的老师缓慢开了口。

「吉本荒野是不会有伴侣的,他在这世间唯一的职责就是排除潜藏的恶,纠正还未出现的错误。」

水上沙良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田子老师还在对真宗的死耿耿于怀,可是杀死他的不是老师,老师却杀死了自己。

她咬了咬下唇,最终还是没有把想说的话说出口,沉默地跟在吉本荒野身后离开了这家安保商店。

那句未尽之语也永远的飘散在了空气里。

——你会后悔的,田子老师。



榎本径果然如同吉本荒野所推测的,再也没有出现在这座城市,未完结的密室杀人案搁置了下来、无人能破,那家F&F安保商店也关门歇业,门把上积了厚厚一层灰。

青砥纯子和芹泽豪用尽了方法也找不到榎本径,直到某天女律师冷不防想起给吉本荒野打个电话,猛然发现家庭教师也换了号码。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时间长了青砥甚至偶尔会怀疑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榎本径和吉本荒野这两个人,但出现这个念头后她又会笑自己太过荒诞。


「芹泽せんせい,你说,榎本さん和吉本さん,会不会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在一起了?」

「哈?!那种事我怎么会知道,还不快把下周的日程安排做出来!」

「说不定呢……」青砥却像没听到似的,食指点着下巴自顾自沉浸在美好的想象里。


说不定呢?




END.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