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INK

🌸

沉迷恋爱

主要写山&磁&翔水仙
其他间歇性摸🐟

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篇会写什么的随缘型选手

食用需知☞2017.9.30
目录☞2017.11.13

相方@昔时雨

【榎吉】Captivity


*榎吉,榎吉,榎吉。
*只有两行肉渣的囚禁play,意识流注意。


-


嗒、嗒、嗒。

稳定且有节奏的脚步声,如同本人般一丝不苟。

吉本荒野仅凭声音就能猜到来的人是谁,或者说,除了对方不会再有别的人来。

他从侧躺的姿势坐起来,手腕上的镣铐稀里哗啦一阵响,他还穿着那件卡其色的风衣,脊背隔着布料靠上了冰冷坚硬的墙壁,漫无目的瞟着白花花的房间。

被束缚住手脚,看不见阳光,辨不清时间的流逝,吉本荒野能做的只剩下回忆。

他在来到这里最后的记忆是一片血红。

家破人亡的学生发了疯般握着水果刀从身后刺向他,吉本转过身时恰巧撞上那双暗沉的眼睛,里面破釜沉舟的痛恨化为猛兽哭嚎着扑向他,在绝境中锻炼出来的绝佳身手在这一瞬间派不上丝毫用场,吉本被刺了个透彻,刀尖在心口绽出朵艳红的玫瑰。

这一次玩得太过火了,疲于奔波寻找补救方式的吉本荒野甚至感到了解脱。

他没想过会再次醒过来。



吱呀——

吉本耷拉着眼皮,从狭窄的视野里看见了那双锃亮的皮鞋,往上是笔挺的西裤,再往上是红色的针织衫,然后他停下了,他不确定他是否想看见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吉本先生。」

锁匠用不带感情的声音唤他,并没有奢求对方能有什么反应。

他不紧不慢走过去,蹲下身将手里拿着的盒子放到吉本荒野旁边。

「这是青砥小姐带来的和果子,我想你会喜欢。」

吉本荒野的注意力明显没有在榎本径身上,他还沉浸在回忆中,思维无休止的发散,试图寻找问题的关键,来打破这个僵局。

榎本径也很有耐心地一言不发,专注于用目光描绘吉本的轮廓,从浓密的睫毛到饱满的嘴唇,因为不对视的关系,他已经很久没看见那双明亮生动的大眼睛了。

他在等,等吉本荒野说话。

榎本径从救他回来开始就有了这些无意义的坚持,或者说他本来就是个固执的人。



吉本不得不承认他已经越发搞不懂榎本径了,他知道这个看起来瘦小还不善言辞的锁匠有很多秘密,甚至能为他的教学提供非常多的帮助。不止是窃听器和摄像头,还有情报、关系网、包括帮他避开警察的视线。

相比之下他反而是仅靠着玩弄人心的技巧、收集情报的能力、高超的演戏功底,以一己之力混迹于各个家庭,漂亮地完成他的「家族游戏」。

他和榎本径看似相差无几,本质上却天差地别。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生活轨迹却有了诡异的重叠。


吉本荒野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和榎本径之间的关系。

朋友?情人?各取所需?互通有无?

总归不会是恋人。

说不清是谁先开始的,他们互相迷恋对方的长相、声音、举止。吉本荒野热爱榎本径驰骋在他身上时冷淡消融后的急不可耐,他愿意张开双腿迎接他、容纳他,而榎本径着迷于吉本荒野被他摁在身下时低沉的喘息,和与平时大相径庭的迷离神色。

但没有更进一步了。

他们的关系止于肉【】体。

吉本荒野不相信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感情,他注定为恶,蹒跚于世,去纠正那些扭曲和错误。

他以为他是因为有着明确目标才会拒绝榎本径的提议,到头来发现只不过是逃避罢了。

是的,榎本径曾经询问过他,像是不经意随口一问,要不要和他正式交往。

他是怎么回答的呢?

……

想起来了。

他夸张地伏下身体,双手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甚至笑出了眼泪。

他看着榎本径,那眼神像在说: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会和你这种人交往。

榎本径抿着唇沉默良久,再也没有提过这个话题。他不清楚吉本是否是真这么想,但他退缩了。

榎本径很早以前就清楚地意识到,如果他是中立邪恶,吉本荒野就是混乱善良,他从不为他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但吉本荒野内心的坚持责任对他来说是一束强光,让他自惭形秽、无地自容,细微的自卑感不顾他的意愿破土而出,萌芽成长,让他再也说不出第二遍同样的请求。

但这的的确确不是吉本的本意,那一刻他的心脏怦怦乱跳,呼吸紊乱,眼神慌张,然而这一切在癫狂的大笑后平息,被掩盖在伤人的态度之下,不留半点痕迹。



看似达成共识的关系结束于吉本被刺伤后,榎本径不惜花大力气救下濒死的他,然后把他关在这个房间。

吉本甚至不知道这是在地下还是地上,高楼还是平房,这里除了桌子和一张床外什么都没有,他一般都选择坐在地上,因为床单上总是分布着一些难以启齿的污渍。

榎本径通常只是给他送三餐,极偶尔会突然把他拽起来摁在那张简陋的床上,脱下裤子分开双腿,简单润滑后就长驱直入,不给一点喘息机会,仿佛单纯的泄【】欲。

每当这时吉本虽然不会反抗,但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放【】荡的呻吟,连细小的闷哼都锁死在喉咙里,不挣扎不挪动,像具尸体随着冲撞起伏,等着榎本径发泄完丢开他。

即便如此吉本荒野也从未开口说过要离开,榎本径也绝口不提这件事,他们在不该默契的地方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默契——

他不会放他走。

榎本径不会给吉本荒野第二次离开他的机会,只是稍微没有注意,就差点失去了这个不请自来敲开他玻璃房子的男人。榎本径自诩不是什么好人,那么就干脆把他囚禁起来吧。



「径ちゃん……」

漫长到恐怕有一个世纪之久的沉默后,吉本盯着空气里漂浮的尘埃开口了,他还是没有看他,沙哑的嗓音缓慢流淌在密闭的房间,从四面八方攻陷榎本径看似坚不可摧的防御。

「我们交往吧。」

「……」

话音刚落,榎本径猛地站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回答吉本的话,锁匠拧着眉转身就走,背影没有之前吉本荒野每次看到的那么笔直决绝了,还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いいねぇ……

吉本荒野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猝然大笑,笑着笑着又猛地停下。

扪心自问。

到底,是谁囚禁了谁呢?




END.

评论

热度(57)